(征文)党的关怀让我重获新生">
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马三家

(征文)党的关怀让我重获新生

日期:2017年09月08日 11:14   来源:人间正道网   作者:刘丹(口述)水木(整理)

  编者按:此文是辽宁省反邪教协会发起的“弃邪教、获新生、颂党恩”系列征文选登。我们愿意用这组征文迎接党的十九大的胜利召开!

  我叫刘丹,今年51岁,在鞍山市钢都小学任教,这是我热爱的工作,站在三尺讲台上,我能把学生的注意力在很短的时间内便集中到课堂上来。孩子们都说“听刘老师的课就像听故事”。孩子们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们,有几个刚入学的小女孩还说我像妈妈。嗐!可你们不会想到,我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是党的关怀才让我重获了新生。

  1998年,我离婚了。对于当时只有三十多岁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件不幸的事。那期间,我总是感觉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然而,让我痛苦的还不仅仅是离婚,而是如何偿还债务。丈夫本是一个生意人,因经营不善欠下一笔债,离婚了,便把债务推给了我。每逢节假日,债主们便上门来讨债,弄得我几乎有家不敢回。我是个讲诚信的人,为了还债四处筹钱,朋友和亲属借个遍,最后弄得亲戚们都躲我远远的。那段日子,我凝视着窗外灰色的天穹,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凝结成一块坚硬的石头,觉得这个世界把我抛弃了。我经常彻夜不眠,身体垮了,精神也崩溃了,甚至一度产生过轻生的念头。

  1999年初的一天,我遇到家附近的一个邻居,邻居得知我的处境后,劝我说,你就习练法轮功吧,法轮功不仅能够祛病健身,还能使人“上层次”、得“圆满”,修成“佛道神”。临走时,邻居还送我一本李洪志的《转法轮》。就这样,一连数日,我手棒李洪志的《转法轮》看得入了神,并从此迷上了法轮功,一步步地走向了深渊。

  那时的我,脑袋里整天想的是怎样修炼“上层次”、得“圆满”,家里摆堂烧香,墙壁上挂满了法轮功的各种标识。平日里,紧闭门窗,坐在自家靠窗口的地板上,微闭着眼,保持着一种半睡半醒的姿态进行长时间地打坐。除了每天必练的“打坐”之外,还按照李洪志的要求无休止地去“学法”,以至于后来,《转法轮》中的每个段落甚至每句话我都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

  当时在我的心目中,李洪志就是“主佛”,“法轮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我对李洪志的每句话都深信不疑。李洪志说:“我一个人在传大法,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我有无数的‘法身’给修炼的人清理身体,使你达到无病状态,并保证你不会发生意外……,人间受到的种种磨难说明你的‘业力’大,是件好事,是佛对你的考验……”这些,让当时的我一下子感觉打开了心结,心灵有了慰藉。但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是多么地可笑。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我当时想不通,公开为李洪志喊冤叫屈。在李洪志“经文”的教唆下,我积极寻求“护法”、“圆满”的途径。1999年10月,我觉得自己的“功”已经练到了“高层次”,走上“圆满”之路已水到渠成,到了为“护法”而献身的最高境界,于是我把毕业证等一切能晋升职称的证件全部烧毁,辞去工作,毅然进京“护法”。后来,学校的同事们把我从北京找了回来,我很不服气,对学校和同事们的关心、生活上的照顾产生抵触情绪,并于2000年9月第二次进京“护法”。 临行前,年幼的女儿抱着我的双腿嚎啕大哭,哀求道:“妈妈,妈妈……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走、不要走,好吗?”我狠心地说:“妈妈不能……妈妈必须走!”我跑到马路中央,像魔鬼附体一样,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拦住一辆出租车,然后用一种疯狂的手势一边挥舞一边向女儿吼叫:“回去!你给我回去!”我上了出租车,头也不回,任凭女儿在后面追撵哭喊……

  其实,我又何尝不思念年幼的女儿呢?在北京的日子里,每当我从梦中惊醒,便习惯地用手想摸摸仿佛依偎在身边的女儿,然而身边却是空着的,那一刻,不禁心如刀绞,耳边仿佛回响着女儿呼叫“妈妈”的声音,这是母女的情感本能地在撞击着自己的心灵啊!朦胧中,我坐了起来,双手合一,只感觉那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再次袭来,于是心里狠狠地责怪自己:“心如刀绞”证明修炼不到位,离“圆满”还有距离。当时认为,要“圆满”,必须斩断这丝牵挂,放弃人间包括亲情在内的一切,把“烦恼”留下,把“铁心”带走!

  因为扰乱社会秩序,违反治安条例,我被警方带回并处以治安拘留。在拘留所的日子里,我把人民警察和管教人员看成是“魔”,认为与“魔”作斗争是每个大法弟子的使命。我甚至采取 “绝食”、“割腕自杀”方式,来接受师父的考验,表达自己的虔诚,把此极端行为当作“上层次”、得“圆满”的快速通道。其实,当时我自己已经着了“魔”。

  从拘留所回来后,学校领导和同事们始终没有放弃对我的挽救工作,但我还是执迷不悟。

  2001年春节过后,我乘坐大客车去北京,途经盘锦突然起火,因为我乘坐的位置偏后,待发现时,火苗已经蹿到车顶上了。车厢前面的乘客抓起消防锤子砸碎玻璃,跳车逃生。这辆大客车只有一扇车门,在车身的前部,稍后一点的乘客则拼命往车门挤,我夹在逃生的人群中,待我下车时,惊魂未定的我才发现,自己的头发被烧焦了,眼睛、脸部火辣辣地疼,衣服也被熏黑了,自己随身捎带的几箱土特产也全部烧没了,最终成为4名烧伤最重的乘客之一。

  我被紧急送进医院。在医院治疗期间,鞍山市铁东区委副书记和学校领导闻讯后带着慰问金赶到医院看望,同时指派几名女教师对我进行轮流陪护。

  四周是漆黑的夜,不仅有疼痛和恐惧,心更被可怕的绝望刺痛了。然而,当时,我的手始终被一双双温暖柔软的手紧握着。尽管那时的我脸部包裹着纱布,看不清大家的面孔,但却能够从那些熟悉的脚步中感觉出大家对我的爱。经历了生死,我终于明白了,真正爱护我、保佑我,给我关怀与温暖的是党组织和同志们。这促使我彻底认清了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下决心摆脱法轮功邪教的精神控制。

  身体恢复后,组织上安排我重新回到熟悉的校园,继续从事我喜爱的教育事业。工作中,我对党有了更加深厚的感情,对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更加坚定。经过多年努力,2007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入党以后,我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出色完成各项工作,先后被评选为鞍山铁东区优秀党员和优秀教育工作者。

  我现在婚姻美满,家庭幸福。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党给我的。

  版权声明:本文系人间正道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责任编辑:梓桐 】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