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新评:网约车合法化难说一劳永逸

日期:2018年05月08日 14:00   来源:凯风网   作者:郑根岭

  导语

   微信圈刷爆棚的一个消息,就是网约车合法化。说实在的,鉴于以往多年来政府部门及其御用专家学者对于出租车、黑车和新兴网约车的一贯态度和说法,社会上普遍担心对网约车大开杀戒。没想到公布的文件竟然如此开明,如此富有现代理念,真是出人意料、大喜过望!政府部门与时俱进,确实值得点赞!!

  

u=3716439997,2226592856&fm=11&gp=0.jpg

 新评:网约车合法化难说一劳永逸   

 01 为网约合法而点赞!

  作为1996年就连续报道过石家庄和北京、武汉、杭州等地出租车行业的记者,我20年来一直比较关注出租车行业存在的问题与改革、发展,并且写过多篇时评议论出租车行业。在全文通读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之后,我感到很振奋,觉得这是多年来最有水平的一份政府文件之一。

  这两份文件明确提出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和“巡游出租汽车”(简称“网约车”“巡游车”)的新鲜概念,表明已经将“网约车”这种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新生事物,与传统出租车相提并论,甚至提到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地步,字里行间暗示这才是将来出租车的主导业态,像“促进巡游出租汽车转型升级”“推进两种业态融合发展”(其实是巡游车转向网约车)这样的语句,出现在国办指导意见里,无疑体现了李克强总理的“专家治国”色彩和改革创新的胆识。

  勿庸置疑,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传统出租车公司继续存在的必要性已经越来越小,并且已经成为提升行业服务水平的障碍,成为引发社会矛盾影响社会稳定的消极因素,应该尽快倒掉或者转型升级。国办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巡游车经营者、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通过兼并、重组、吸收入股等方式实现新老业态融合发展,鼓励巡游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鼓励个体经营者共同组建具有一定规模的公司,其实就是要逐步“消灭”传统出租车公司的意思。

  中央政府能够确认“网约车平台公司是运输服务的提供者”(相当于传统出租车公司),给予网约车以合法地位,还对过去各级运输管理部门和一些“应声虫”般的专家学者反对和非议甚多乃至不惜钓鱼执法查处的拼车(顺风车)现象予以鼓励,等于变相追认了移动互联网风行之前一直屡禁不止、屡打难败的“黑车”存在的必要性。可以说,相对于传统出租车即新名“巡游车”而言,如今的“网约车”其实就相当于昔日的“黑车”,而“黑车”之所以成为长期以来难以治理的老大难问题,正是因为其市场需求使然,这也是政府打击“黑车”一直饱受社会大众诟病的重要原因。

 02 政府监管亦需跟上

  当然,即使到了清一色“网约车”的时候,政府监管也少不了。行业的发展需要保证竞争充分,防止变相垄断,损害司机和消费者的利益。所以,国办指导意见和交通运输部暂行办法强调“强化市场监管”“创新监管方式”,明确了网约车平台的管理责任,规范其“不得有不正当价格行为”及保护个人隐私的责任等等,这当然都是十分必要的,也有其现实针对性。

  比如近期滴滴公司在新版更新的APP里不再允许司机抢单,改成统一派单,并且向乘客收取10元约车费(默认选项),还通过人工控制不派给即将满单的司机,等于变相取消满18单补助司机60元、满25单再补100元(过去是满20单补助100元),就是应该处罚的不正当行为。

  前一段时间我赶火车用滴滴出行约快车,本来是为了赶时间,可司机一再打电话过来敷衍,却迟迟未到,我怀疑离约定地点并不近,那可不是司机自己抢单而是滴滴运营平台指派的呀。由此我还联想到,网约车平台除了上述为减少补助支出故意不派给附近司机之外,某些司机向平台值班人员行贿,也不是不可能的。

  前天晚上北京下大雨,我21点左右下班想约出租车,明明从滴滴出行APP上看到有不少车游动在附近,并且平台提示通知了一百多辆车,可就是没车应答。按说车多了相互之间会竞争激烈一些,如果司机自己能像过去一样抢单的话,自然不会长时间没人接单,所以我怀疑是滴滴平台搞的鬼,无非是为了多挣那10元钱调度费。

  还有,在APP约车过程中,多次弹出各种提示,乘客一不小心点击到就得多掏钱。有一次我约顺风车,长时间约不到,无奈加了钱,若不是有张6折券,总共算下来竟然比出租车还要贵,就这样还不够,下车时才发现又被另外收取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费用。至于司机和车辆,根本不是什么顺风车,因为对路线不熟嘛,只不过是看到总价比出租车费还高才应的单。

  由此可见,国办指导意见和交通运输部暂行办法出台之后,各级运管和其他相关部门需要进一步做的管理工作还会很多,决不意味着完事大吉、一劳永逸。

 03 后网约车时代怎么办

  如果说这两份文件还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余地的话,我觉得至少有两点:一是对出租车行业的整体定位,仍然把它视为“城市公共交通的补充”,而没有作为公共交通的有机组成部分来看待,这说明政府观念转变仍未到位;二是“出租汽车经营权”,关键并非由“无期限制”改为“期限制”、由“有偿使用”改为“无偿使用”的问题,而是应该废除的问题,亦即改为注册制,允许自由进入,自由退出。

  倘若展望网约车合法化带来的冲击的话,我预料可能出现出租车公司司机出逃潮,转向网约车平台以私家车跑快车、专车等,毕竟如今汽车价格便宜已经走入寻常百姓家了。当然,出租车公司也不愁会有新的司机加入,毕竟其拥有特许经营资格、出租车不受尾号限行制约等优势,因此郊区农民和无法在北京上牌的外地司机就会源源不断加入开上出租车公司的运营车辆。

  作者:郑根岭

【责任编辑:梓桐】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