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道时评

搞创新,就该摒弃“计划思维依赖”

日期:2017年07月16日 23:54   来源:新京报   作者:社论

  重大发现和创新确实都不是“计划”出来的。所以,别让僵硬的“计划”“指标”,扼杀了“牛顿”们的创造力。

  “大家翻翻科学史,人类的重大科学发现都不是‘计划’出来的。”在近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针对科研管理中习惯于给科研人员“下计划”、“定指标”的现象,李克强总理的表述,引发广泛解读。

  重大科学创新都不是“计划”出来的,这是个科学常识,也指出了我国现行科技创新体系中存在的问题——最突出的,正是寓于“下计划”、“定指标”之中的对科研创新工作的行政化思维管理。

  我国当下已成为世所罕见的科研论文数量大国,但绝大多数论文是在低层次地简单重复,科研成果总体上是跟踪性质的,原始性创新研究较少,“重大科学发现”甚至“能够影响人类未来”的研究更是十分有限,也与此不无关系。

  “计划”涉及科研人员劳动监督问题,但科研人员的科研活动特点与农业劳动很相似,具有分散且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等特点。重大关键性突破,通常是某个科学家的“灵光一现”或“突发奇想”,正如李克强总理说的,“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连他自己也‘计划’不出来啊!”

  对科研人员科研活动的监督、管理成本不低,但如果“管死”,那显然不是社会合意的结果。要释放更大的创新活力,就必须让“产权激励”替代“计划”,从而实现由“束缚活力”向“激发活力”的转变。

  从创新经济学视角看,“计划”是一套封闭性、条块分割的制度,而“开放性”是科学创新的生命线。“计划”更适合微观层面的简单、重复性劳动,而完全不适用科学创新这样复杂性、不确定性劳动。对于科研,“计划思维”缺乏经济动力,无法激活科学家的内在积极性。

  不单是科研,在经济领域的“双创”中,也要避免太依靠“计划思维”。经济发展可以有前瞻性预测和必要调控,但不能依赖行政包办式指令安排。经济发展,本质就是经济资源的配置过程,创新则是植入新的发展函数。所以,不能总沿袭那种“不找市场找市长”的模式,秉持用行政手段干预微观市场行为的惯性,搞指令性经济。

  如今,市场经济已被证明是最具效率的经济运行载体,也该成为创新型发展的基石。

  市场经济的表现就是充分竞争、产权明晰。拿科研来说,“计划思维”下,当前对科研人员的考核实际上是工资合约和分成合约的混合体。而经济学家认为,“计划”下的分成合约和固定工资合约,在农业经济组织等场景中并不合适,理论上最没有效率,“地租合约”则好得多。

  “地租合约”实质上就是“产权激励”。对于科研人员,就完全可实行“产权激励”制度,激励其积极性:可以让科研成果的所有权归国家或单位,但使用权、收益权,以及基于这两项权利的转让权归属科学家(部分或全部)。

  现实中,搞创新就该摒弃“计划思维依赖”,多运用市场经济思维,多通过明晰产权等手段去激励。

【责任编辑:暖之】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