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道人物

【中国梦·践行者】赵红卫:巾帼研发复兴号“大脑” 创惊世"中国速度"

日期:2018年03月13日 23:21   来源:大洋网   作者:

  今年,全国两会首次迎来了“委员通道”。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大厅面对无数镜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首席工程师赵红卫,与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航天员杨利伟,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中科院院士潘建伟共同亮相。

  作为首位亮相“委员通道”的女政协委员,赵红卫回答问题时言语轻柔,落落大方,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在她温婉的形象背后,却书写着一名科技工作者为中国高铁奋斗的故事,以及所开创令世界惊叹的中国速度。

  ◆谈复兴号有多牛:从国产化迈向自主化

  >>她带领团队,设计复兴号“大脑”网络控制系统

  高铁、共享单车、移动支付和网购,并称中国的“新四大发明”。而复兴号的出现,让中国高铁从国产化迈向了自主化。2017年6月26日,中国标准动车组复兴号在京沪线首发,并于9月21日在京沪线实现了350公里/时的全球商业运营高铁最高时速,为世界树立了新的标杆。

  “复兴号动车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最重要的体现是所有的系统,从牵引、制动到列车网络都是自主研发的。”其中,被称为复兴号“大脑”的列车网络控制系统,正是赵红卫带领团队研发的。

  赵红卫解释,高铁本身就属世界铁路科技竞争激烈的领域,其中网络控制系统更是壁垒森严的核心焦点,被称为列车的“大脑”。“它就像列车的中枢神经,像人的大脑一样,控制列车到底是往前开、往后开,或者是停下来。”

  ◆谈差距有多大:最初别人有门窗我们烧砖头

  >>27年扎进铁路,见证中国高铁技术创新每一步

  27年前,大学毕业的赵红卫一头扎进了铁路事业。从十几年前关注高铁,到作为技术负责人参加高速CRH3型动车组技术引进的谈判,再到为“复兴号”高铁网络控制系统进行原始创新,赵红卫见证了中国高铁技术创新的每一步。

  之所以要实现“中国造”,是因为十多年前,中国研发“和谐号”动车组,引进了国外的多种型号列车,由于标准不统一有时会导致列车之间的零部件难以互换。此外,在我国高铁的运营环境中,即使是一个小小的零部件,也要适应跨度极大的环境温度要求,可能是从零下四十度到零上四十度,这一类问题是许多国外型号列车不需要考虑的。

 

  赵红卫接受专访

  在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的官网上,一篇文章记录了赵红卫最初参加和谐号CRH3型动车组引进工作谈判时,观察到的中外技术差距:“就像盖房子,他们已经有了一定预置结构,门窗、水泥等部件都齐了,只需要加以组合就行,而我们好像是从烧砖头、炼铁开始。”于是,赵红卫的团队从网络技术的最底层开始研究,国外不出售网络芯片,就按照通信协议标准进行研制,买不到网卡,就在芯片基础上研制网卡。

  就这样,赵红卫带领技术团队,一一攻破了这些技术壁垒。她告诉记者,高铁的自主化将实现降低运营成本最大化。“复兴号的牵引力比原有的和谐号提升7%,车速从0加速到350公里,比既有的和谐号启动时间缩短,动力也更强劲,这样更适合中国的线路和运营需求。”

  ◆谈高铁有多远:今年拟修线路约3000公里

  >>京广线距离远温差大,对复兴号是考验也是优势

  2016年,我国的高铁线路为2.2万公里。2017年,新修的铁路达3800公里,其中高铁就有3000公里,高铁线路随之达到2.5万公里,总长度在世界占比达到66.3%。“除了线路的规模世界最大,我们的旅客发送量也是世界最高,累计已有70亿人次。”

  今年,我国铁路还要继续修建约4000公里,高铁约3000公里。

 

  中国高铁技术正在“走出去”

  复兴号何时能实现大规模应用?赵红卫坦言,从去年9月京沪线率先实现了350公里/时路段的运营后,正在考虑逐步扩大复兴号的开行范围。“不过运行并不仅仅对车有要求,还要有线路、供电、信号等配合,需要综合进行评估,我们会在力保安全的条件下,有序地推进。”

  “我国线路最大的特点就是距离远,像京广铁路约2300公里,从北京到广州最快也要8小时,南北温差大,夏天很热,冬天又很冷,这既是考验也是优势。”所以,复兴号能适应高寒、高温、高湿、高海拔等各种环境的运行要求。除了在国内扩大开行范围,复兴号的各项高铁技术也正在走出去,像雅万高铁、中泰高铁和中老高铁都有应用“中国智造”的元素。

  ◆谈女性有多苦:科研工作者没有性别差异

  >>为做实验,在列车不喝水不上厕所一待一晚上

  作为一名女性科研工作者,赵红卫坦言,最大的感受就是科研工作者没有性别差异。女性一样能吃苦。“我们团队现在有四十多人,其中女生有六人。”在她看来,队伍中的女孩都特别能吃苦,从不会因为自己是女性而对自己降低要求。“我们除了在实验室做实验,就要到现场勘查,不去现场是得不到锻炼的,很多时候环境条件还是相当恶劣的。”

  “我记得有一次去做重载实验,不能喝水,因为在列车上是没有厕所的。”而且由于车辆白天要运营,只能在晚上去做实验。进行完列车上的软件操作后,赵红卫与同事们要跟随清晨的第一班列车出发。“经常在列车上一待就是一个晚上。”

  赵红卫也觉得,女性在科研方面其实有不少优势——例如工作非常细致、深入,同时语言和沟通能力也相当强。

【责任编辑:暖之】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