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精选

为什么翠花上的是酸菜?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日期:2017年11月13日 15: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前一阵,南方网友们被北方小伙伴买菜的豪放惊呆了:排骨是论扇买的;大葱论捆称的;土豆要拿麻袋装的……

  但是,跟东北人入冬前囤白菜相比,这些真是小巫见大巫。两三家邻居合买一四轮车都是很常见的!

  什么?你问为什么要囤白菜?当然是腌酸菜了!

  酸菜,在东北人心目中的地位,堪比四川人对火锅、陕西人对面条、山东人对煎饼、广东人对早茶……有什么事是一碗酸菜汤解决不了的吗?如果有,那就再加一张油饼!

  尤其是冬天,什么都比不上一大碗浓浓的酸菜汆白肉。切成细丝的酸菜,和大块的五花三层白肉放在一锅,小火慢咕嘟,熬到那每一根酸菜丝儿上都粘了肉的油脂,亮晶晶的,贼有食欲!

  小新 摄

  夹一筷子,酸菜是还是脆的,咸酸爽口;五花肉肥而不腻,入口即化。最神的还数那锅酸菜汤,混着菜的酸、肉的香,顶上面还飘着一层油花。

  抱着碗嗦溜一大口,酸、鲜、爽、香、烫、一起从嘴里呼啸而过,落入胃中。一瞬间,通体舒畅,从胃里直暖到手指尖儿。

  小新 摄

  你会腌酸菜吗?

  曾几何时,酸菜腌的怎么样是衡量一个东北女人持家能力高低的重要指标之一。

  腌的好的,色香味俱佳,而且一定名声在外。送亲戚,送邻居,送同事:“我新腌的酸菜,给你带了两颗~尝尝,老脆生了!”

  送到最后,发现自己家都不够吃了,也一样美滋滋~

  小新 摄

  腌得不好,那酸菜就软塌塌的,用手指头一戳一个坑。不仅颜色发黑,还散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腐败味道。在还用大缸腌酸菜的年代,一坏就是一缸菜,足够闹心一整个冬天!

  怎么办?只能悄么声地到处打听秘方:“哎,你家那酸菜咋腌的啊?咋就那么好吃…我这咋整都不行…”

  那羡慕的心情,堪比办公室里的女同事新买了一件貂儿。

  那时候,腌酸菜是东北的全民总动员,是一年当中最有生活气息的光景,也是多少年来北方城市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解培华 刘锡菊 摄

  解培华 刘锡菊 摄

  快入冬了,就看见楼道里,花园旁,整整齐齐码着的大白菜,一颗一颗都经过了精心挑选。

  解培华 刘锡菊 摄

  晒个两三天,就可以往缸里放了,一层白菜,一层盐,最后压上一块闪耀着灵魂光辉的大石头,大功告成!

  解培华 刘锡菊 摄

  这是最最“老土”的腌法了,也只有上了年纪的老辈人,还“固执”地守着。

  那口几斤沉的酸菜缸,是家里最重要的物件儿,搬到哪都得带着。老人说,有了酸菜缸,才有过冬的样子。

  而现在,酸菜缸在东北越来越不常见了。住楼上,地方小,屋里热,大缸实在不方便。

  但这点小困难,怎么能阻止东北阿姨们渴望亲手腌酸菜的心!

  她们利用起家里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白菜切丝、浸盐,塞进罐子里密封,简单方便省地方。味道跟大缸腌的比起来差点意思,但过过酸菜瘾已经足够!

  解培华 刘锡菊 摄

  酸菜,也是家

  快20年前,东北歌手雪村唱红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里面一句“翠花,上酸菜~”让东北酸菜瞬间火遍大江南北。

  如今,东北人想在外地吃到一口家乡菜,可比以前容易多了。

  检验一个东北饭馆是不是地道,一锅酸菜汆白肉是必不可少的。

  东北人总能一口尝出,这酸菜是自家缸里腌出来的,还是工业化生产的;这汤里的酸,是酸菜煮出来的,还是调料调出来的。

  就像,你总能一口吃出妈妈做的菜;酸菜,对于东北人,就是家的味道。

  还没有酸菜缸高的时候,东北小朋友就帮着妈妈往缸里递白菜。等缸口压上了石头,就一天三遍地问:“啥时候能吃啊?”。

  有嘴馋的,自己偷偷薅两片叶子尝尝,结果被咸得直跳脚,惹来家里大人的哄堂大笑。

  解培华 刘锡菊 摄

  真到了冬天,妈妈从已经结了冰碴的缸中把菜捞出来,手冻的通红,嘶嘶哈哈地进屋。

  她把菜叶子一层一层的掰下来,直到最后露出嫩黄色的菜心,那就是多少东北小孩翘首以盼的美食啊!直接生吃,酸凉脆爽,拿冰糖葫芦都不换!

  后来,长大了,很多人走南闯北。去的地方的多了,可能有人就觉得东北酸菜“俗”,一炖一大锅,上不了台面,比不得南方的点心精致,川渝的火锅刺激。

  直到有一天路过某个小饭馆,一股窜鼻子的酸味突然冒出来,才发现,身为东北人的胃里永远藏着一只叫“酸菜”的馋虫,这辈子,都别想喂饱它。

  这点对酸菜的馋和念想,提醒着每一个东北人,自己是从哪来的。

  记得,数九寒天里一进家门,身上的冷风还没散尽,那汆酸菜浓浓的鲜香就迫不及待的钻进鼻子里;

  记得,过年酸菜馅的饺子一端上桌,筷子都扔一边,用手抓着两个就往嘴里塞,一边烫得哈气,一边感受酸菜汁水流进喉咙的酸爽;

  记得,妈妈给准备的行李里,塞得最多就是酸菜。装进袋里、塞进瓶里、码在罐里……一个冬天,都吃不完。

  在网购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想吃酸菜,早就不用自己腌了。鼠标点几下,真空包装整颗的、方便食用切丝的、甚至私人订制酸度的都能马上送到家门口。

  但是,那些跟妈妈一起围着酸菜缸等着盼着的日子,那些跟三五好友就着酸菜汤喝酒吹牛的日子,才是真正浸着酸菜味儿,属于东北的日子。

【责任编辑:小田】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