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历史

明朝的“读图时代”与“快速阅读”

日期:2018年04月25日 15:42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谢海潮

  明朝的“读图时代”与“快速阅读”

  ——涂秀虹教授点评《水浒传》简本的价值与意义

  关于明清小说读者阶层的研究,近年来有不少学者倾力其间,但得出的结论各不相同,持富商阶层、官吏阶层、知识阶层、下层平民为主体论者,聚讼纷纭。倘若换个角度看问题,则是从不同侧面证明了明清小说读者层面之广。

  《水浒传》版本有简本、繁本系统之别。简本文字简陋,文学性远逊繁本,因而一向被认为价值不高,但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涂秀虹认为,简本在明代版本众多,书坊显然有利可图才纷纷刻印。也就是说,《水浒传》简本确为当时读者所需。

  明代平民的识字率

  明代平民阶层是否有足够能力阅读小说?有人从民众识字率的角度提出疑问。涂秀虹说,明代教育的普及使得粗识文墨者较为普遍,应是可信的事实。

  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诏谕中书省:“朕恒谓治国之要,教化为先。教化之道,学校为本。今京师虽有太学,而天下学校未兴,宜令郡县皆立学。”据嘉靖版《建宁府志》记载,当时建宁府学以及下属各县的县学都经重建并扩大规模,普遍设置社学和义学。建宁府的社学有26所,包括建安县3所、瓯宁县7所、浦城县5所、建阳县3所、松溪县4所、崇安县3所、寿宁县1所。

  府志还记载了书院20座,如屏山书院,“嘉靖丙申分巡佥事王庭给拨上冲寺废寺田土苗米一百七十石,与屏山子孙刘煊等收租以供岁时家祭之费,及延师以教子孙之秀而贫者”。有些书院成了义学,如考亭书院就曾为义学。此外,不少人家还有家塾,如白鹤山房,大学士杨荣“游郡庠生时率群季读书其中”。建宁府人口不多,嘉靖十一年(1532年),“户一十万九百一十四,口四十一万九十九”,以人均计算,当时的教育普及程度算是蛮高的。

  而在经济较为发达的福建沿海地区,教育普及程度更高。崇祯二年(1629年)《闽书·建置志》记载闽中各地的社学设置,当时福州43所、泉州80所、漳州96所。《明史》评价明代教育成效之大,“盖无地而不设之学,无人不纳之教。庠声序音,重规叠矩,无间下邑荒徼,山陬海涯。此明代学校之盛,唐、宋以来所不及也”。

  据统计,明代全国每一周期培养的初、中级知识分子,包括国子监的学生,将近4.5万人,而到明代末期,全国各地的生员人数达50万人之多。学校教育的普及,必然使社会识字率提高,广大的社会下层中很多人识字。

  读“水浒”,玩纸牌

  明人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记载:“今世人耽嗜《水浒传》,至缙绅文士亦间有好之者。”如此说来,《水浒传》的读者主体首先不是缙绅文士阶层,而是广泛的“世人”,无疑包括了大批粗识文墨的人群。

  另据许自昌《樗斋漫录》记载:“(《水浒传》)其书,上自名士大夫,下至厮养隶卒,通都大郡,穷乡小邑,罔不目览耳听,口诵舌翻,与纸牌同行……”可见当时《水浒传》非常流行,读者地域广泛,读者群包括了社会各阶层,而传播途径在阅读之外,还包括口诵耳听、纸牌游戏等多种方式。

  在《水浒传》及其他小说的传播中,建阳书坊起了重要作用。周亮工《因树屋书影》曰:“六十年前,白下、吴门、虎林三地书未盛行,世所传者,独建阳本耳。”建阳书坊刊刻的小说种类繁多。其中,《水浒传》的刊本以简本种类数量之多,尤为引人注目。

  在现存各简本中,建阳余氏双峰堂万历甲午(1594年)刊本《水浒志传评林》是能确定出版时间的最早的一种,且最为完整。杭州容与堂本则是繁本中现存最早的本子。涂秀虹选择两者参照对比,认为评林本从文本形态、版本形式以及由此决定的价格定位等方面,较能满足较为广泛的读者群所需。

  不逊于今之连环画

  评林本的版式是上评中图下文,共1243幅图。每幅图基本都有两边标题,如“史进面退众都头”“史进辞朱武等下山”,这些标题虽然文字粗鄙,但基本上概括了情节的进展,有助于读者把握故事梗概。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版的《水浒传》连环画,一套40本,约3000幅图;2004年出版的儿童彩绘版《水浒全传》,956幅图。与这两套当代的连环画相比,光从绘图数量上来看,评林本也算是规模较大。“1243幅插图和标题连贯而下,在明代也可谓是小说传播之壮举。”涂秀虹认为,对于当时文化水平不高的阅读者来说,评林本起到了今天连环画的作用。

  现存容与堂本藏于日本内阁文库者无插图,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者有插图,且每回配两幅插图。容与堂本的插图精美细致,历来受到很高的评价,评林本自然相形见绌。

  “容与堂本的插图,不在于通过200幅图连贯展示小说情节,也无法连贯展示情节。”涂秀虹说,其更重要的不是实用意义,而是美图本身的审美意义、欣赏价值。而评林本的插图是实用性的,注重图文对照,大体依据本页故事插图,直观演示,让读者翻阅插图就能大体把握全书内容。

  “简”“繁”的演化

  评林本有段朱贵的自我介绍,“江湖上但叫小弟做旱地葱”。“旱地葱”令人不解,原来这是“旱地忽律”写错了。大概因为闽地没有鳄鱼,也没听说过“忽律”这种称呼,倒是“葱”很常见,评林本就把“忽律”浓缩为一个“葱”字。

  评林本多错别字,多漏字,自然影响了学界对版本的整体评价,认为其文字粗陋,但这恰好为当时识字不多的人们所能接受。

  评林本约37万字,容与堂本约79万字,字数相差一半以上。与繁本相比,评林本人物语言都减省了,对话少几个回合,动作描写少一些层次,上下句之间的连贯性有的会差一点,语言中深沉细腻的韵味少了一些,但一般不影响情节的推进和事件原委的说明。因此,读者阅读评林本,能够了解《水浒传》基本的故事和人物。

  “评林本比容与堂本少了十六个回目,但基本上不缺相应的故事内容。”涂秀虹说,评林本叙述颇为清晰简洁,叙事的主题也表达了出来,还增补了征田虎、王庆的故事,因而显得内容更为丰富,满足了读者求全的阅读心理,这是吸引读者的有力手段。

  文化水平不高的读者未必有条件读到繁本,也未必会选择繁本的文本。他们追求的是故事性,追求故事的惊奇、曲折和完整,急于了解情节的发展、人物的命运、故事的结局,这种快速阅读往往无暇顾及语言的趣味、小说艺术的精致结构和深邃内涵。从某个角度说,简本的简单描写恰恰能满足这一层次的读者快速阅读的需求。

  评林本的刊刻确实粗糙,版框宽度略窄,行距字距较密……对比容与堂本等繁本的版本面貌,就可以知道评林本成本要低得多。因此,建阳刊本远远低于江南本的定价是可能的。

  明代《水浒传》的传播有一个特殊的背景,即从宋元以来,水浒故事以说话、说唱、戏曲、纸牌等多种艺术形式喧腾众口,连妇孺也能耳熟能详。所以,“即使《水浒传》简本中一页插图、一条标题、一段文字,接受者都能调动自己所知道的故事背景把‘简本’演化成‘繁本’。”涂秀虹认为,这也是《水浒传》简本能被广为接受、广为传播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今天的图书市场上广泛存在的各层次《水浒传》改编本,连环画、儿童注音绘图本、少儿美绘本、青少年版、导读本、评点本……《水浒传》的简编从来就不可能停止,由此也就不能否定明清简本的意义,因为它为适合的一个读者阶层所需要。

【责任编辑:若尘】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