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历史

明清太监的神秘面纱:冬夏腰间都围“尿不湿”

日期:2018年03月13日 16:47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阎崇年

   

  知名清史专家阎崇年潜心50年完成的通俗历史国学著作《大故宫》(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书系,是故宫建立600年来,真正意义上首次全景呈现“大故宫”的作品。书系首次打开故宫外延,将台北故宫博物院、沈阳故宫、承德避暑山庄、三山五园,以及与之相关的坛庙寺院、皇家园林、行宫陵寝等,纳入故宫姻系,并以此为脉络,透彻解析绵延千百年的封建帝王族系、机制构架、社会人文、文化渊源,以及建筑、文物、民风等。《大故宫3》将视野集中于皇室宗亲及宫女太监,详解其成败关键与命运走向。

  舌尖上的宫廷宴:皇帝每天吃什么?

  天下美味食品进入宫廷,宫廷帝后是怎样用膳的呢?

  御膳时间。明帝用膳,一日三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是农耕文化的三餐习俗。明帝重视晚餐,晚餐吃饭、饮酒、赏乐、观舞等外,钦点侍寝的宫眷一同用膳。清帝用膳,一日两餐,这源于其先祖日出上山,过午回家,这是渔猎文化的两餐习俗。清帝用膳,时间固定。清帝每天有早、晚两膳,早膳卯正(6时)二刻,晚膳午正(12时)二刻。御膳时间,随季变化。夏、秋季,昼长夜短,早、晚膳则提早半个时辰;冬、春季,昼短夜长,早、晚膳则推后半个时辰。特殊情况,也有变通。除正餐外,随时需要,另行承应。

  御膳地点。雍正以前,皇帝用膳地点主要在乾清宫及其附近,而后经常在养心殿东暖阁进膳。但饭随帝走,地点不固定。皇帝走到哪儿,传膳就跟到哪里。皇帝身边总有几个“背桌子”的侍从。皇帝想吃饭,一声“传膳”令下,侍从立即将三张膳桌一字摆开。传膳太监手捧膳盒,从御膳房到皇帝用膳的地方,一溜小跑,鱼贯而入,把御膳房已准备好的饭、菜、粥、汤等摆在膳桌上。宫外露餐,有图为证。如清宫廷画家绘制的雍正帝《行乐图》,描绘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雍正帝及众皇子等人在苑囿中游乐,正要摆膳的情景。右边山石上放着盛食品用的提盒、捧盒、果盒、执壶、酒杯、茶壶及碗、箸(筷子)等。叠石间盛开着玉兰、海棠、牡丹等,寓意“玉堂富贵”。皇帝进膳有膳单,就是食谱、菜谱,御膳所用食品及烹调厨师,逐日开单,具稿画行。每日用膳前,膳单要写明某菜为某厨师烹制,以备核查。膳单汇总,月成一册。  

  御膳特色。明宫以鲁菜、苏菜、皖菜为主。清宫饮食特点,主要有五:(1)满洲风味为主,(2)兼采南北之长,(3)蒸炖煮烧居多,(4)康熙后有西餐,(5)忌吃牛肉狗肉。总之,兼采满汉、南北、中西之长,体现出清廷融合多元饮食文化的情怀。

  主食以面、副食以肉为主。烹饪以煮、炖、蒸、烧、烤、炸为主。如乾隆帝晚年一次早膳,有燕窝烩糟鸭子热锅一品,燕窝挂炉鸭子热锅一品,燕窝鸭丝热锅一品,燕窝白鸭子一品,口蘑拆肉一品,托汤鸭子一品等。这么多的火锅,是因为关外气候寒冷,又便于加热保温,特别是冬天可以在炉火上或在热水中长时间煨着,方便帝后随时传膳。

  揭开明清太监的神秘面纱

  太监这个特殊群体,身上总带着两样东西:一是大毛巾,一是厚护膝。在《宫女谈往录》里荣儿回忆说:可怜的老太监,已经过了五月节了,上身已经穿得很单薄了,可下身还是鼓鼓囊囊的。据说他们因为生理上的缺陷,多有淋尿的病,腰里不论冬夏,都要围着大毛巾(古代尿不湿),越到年老越厉害。膝盖上的护膝,常年缝在裤筒里,到了夏天显露得最清楚了。他们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跪在地下———不论在什么地方,假山上,石路边,该跪一定要跪,丝毫不能犹豫,所以裤筒里常年缝着护膝。大太监的护膝,用珍贵皮子做成,李莲英就用金丝猴皮做护膝。

  明朝太监人数,据康熙帝听故明老太监说:内监至十万人,饭食不能遍及,日有饿死者。这个数字可能夸大,实际数字仍相当惊人。如正德十一年(1516年),一次收“自宫男子三千四百六十八人充海户”。还有数千人已经自宫,因没有“票帖”未被录取,而到礼部请愿。天启元年(1621年),诏选净身男子三千人入宫,民间求选者达二万余人,命再收一千五百人。明宫太监人数,缺乏准确资料。有学者统计,明万历朝四次选入太监13320人,天启朝选入太监7200名,两朝共选入太监20520人。这确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清宫太监比明宫少,约在两三千人之数。  

  明宫内府二十四衙门,包括:十二监———司礼监,御用监,内官监,御马监,司设监,尚宝监,神宫监,尚膳监,尚衣监,印绶监,直殿监,都知监;四司———惜薪司,宝钞司,钟鼓司,混堂司;八局———兵仗局,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酒醋面局,司苑局,浣衣局,银作局。如司礼监,设提督太监(大总管)、掌印太监(内外章奏)、秉笔太监(照内阁票拟批朱)、随堂太监(管章奏文书)和典簿太监(文书保管收发)等。清朝吸取明朝教训,对太监限制较严。乾隆帝奏事太监曾用秦、赵、高三姓,以此自儆秦朝赵高之祸。清末虽出现跋扈太监安得海、李莲英,但较东汉、晚唐和明朝,可谓“小巫见大巫”,其权势和气焰差了很多。

  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命工部铸铁牌,书皇帝敕谕:“朕今裁定内官衙门及员数职掌,法制甚明。以后但有犯法干政,窃权纳贿,嘱托内外衙门,交接满、汉官员,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贤否者,即行凌迟处死,定不姑贷。特立铁牌,世世遵守。”铁牌立于交泰殿内,警示后宫太监不得干预朝政。

  康熙十六年(1677年),设“宫殿监办事处”,又名“敬事房”。这是清代自康熙朝以后唯一的宦官机构,管理皇帝、后妃、皇子、公主的生活,负责宫内陈设、打扫、守卫,传奉谕旨,办理与内务府各衙门的往来文件等事。康熙帝亲书“敬事房”匾挂在房内。敬事房在乾清门东侧,与南书房对应。

  太监的品级,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定敬事房大总管为五品,清朝授太监职衔从此开始。雍正元年(1723年),定敬事房大总管为四品。这是清宫太监最高的职衔。他们每月能得到银八两,米八斛(清制一斛为五斗)。而刚入宫的小太监,每月也领银二两,米一斛半。他们的年薪超过了七品知县,还能得到各种名义的赏赐。他们虽然社会地位低下,但是待遇优厚,权力也大。太监是个群体,自然有奸佞,也有贤良。

  步步惊心:明清两代宫女的命运

  明清皇宫的女性,主要有四个群体:后妃,乳保,女官,宫女。后妃是皇帝的妻妾。乳保是乳母和保姆。乳母主要是给皇子和公主喂奶的,就是奶母;保姆是照看、抚育幼年皇子和公主的。女官做管理工作,宫女为后宫杂役。她们入宫不易,是经过挑选的。以上四种人,宫女数量,多得惊人。  

  明朝挑选宫女,在全天下范围。如洪武十四年(1381年),下令从苏州、松江、嘉兴、湖州等府及浙、赣两省,选民间13到19岁之间未婚的女子以备宫女,选30到40岁之间没有丈夫的妇女以充女官。清朝不同,规定:“每三岁选八旗秀女,户部主之;每岁选内务府属旗秀女,内务府主之。”这里需要区分:每三年一次八旗选的是秀女,主要为妃嫔、贵人等,有的也为宗室子弟选福晋;每年一次内务府属旗选的,官书也称秀女,实际是使女(后来也称宫女),她们主要从事服侍、洒扫、杂役等粗活。内务府包衣三旗,主要是清皇室的奴仆,或罪犯留在旗内的,其家属称“辛者库”,被认为是低贱的人。所以,八旗秀女和内务府三旗宫女,其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是不同的。《宫女谈往录》记载,女孩子长到十三四岁,内务府就要按册子送交宫里当差了,这是当奴才应当孝敬的差事。有的人家希望女孩子出去见见世面:一来,每月能挣几两银子,家里又能按时按节得到赏钱;二来,女孩子学点规矩,在宫里调理出来的,图个好名声,借此往高枝上攀,找个好婆家;三来,真要是嫁个头等侍卫之类的,再有人一提拔,不几年也许就发迹了。

  培训:秀女和宫女被选入宫后,要进行培训。宫女的培训内容:一是文化,每天以一小时写字及读书,次日有宫人考查;二是女红,教以刺绣等活计;三是洒扫等杂役活;四是教宫里的礼仪和规矩。不合格的出宫,依次递补。一年后,俊优者侍后妃起居,次者为尚衣、尚饰,再次者做杂役。各有所守,绝不紊乱。出宫之后,任择婚配。

  《宫女谈往录》记载,当宫女的有句话:“老太后好伺候,姑姑不好伺候。”“姑姑”是新宫女对老宫女的称呼。专管新宫女的姑姑权很大,可以打,可以罚,可以认为你没出息,调不出来,打发你当杂役去。

  出路:一是晋封主位。有的宫女,被皇帝看上,如明成化帝的纪妃(弘治帝生母)和万贵妃、隆庆帝的李妃(万历帝生母)等,都是宫女出身。清朝规定:“宫女子侍上,自常在、答应,渐进至妃、嫔。”二是获任宫廷女性管理人员的女官。三是年限满了,出宫嫁人。

  惩罚:明朝宫中,体罚很多。有宫词云:“十五青娥诵孝经,娇羞字句未分明,纤纤不忍教扳著,夜雨街头唱太平。”所谓“教扳著”,就是受罚宫女面北站立,弯腰伸手,自扳两脚,一弯一立,不停反复,头晕目眩,重者倒地。所谓“唱太平”,就是受罚宫女提着铃,每夜从乾清门到日精门、月华门,回到乾清宫前,高唱“天下太平”,声音缓而长,与铃声相应,徐行正步,风雨不避。再严重者,处以死刑。

  出宫:明朝没有宫女放出的规定,放出宫女,偶尔施行。成化帝即位,大学士李贤上言:天时未和,由阴气太盛,自宣德至天顺间,选取宫人太多,愁怨尤甚,宜皆放还。于是皇帝才放还一些宫女。自宣德元年(1426年)到天顺八年(1464年),已经38年,才放了这一次。宣德间进宫的宫女,如13岁,这时已年过半百了。

  清朝宫女,可以出宫。出宫的宫女,有的是因到年龄,有的是因有病,有的是因笨拙,还有的则是因为犯错。

【责任编辑:若尘】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