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历史

韩愈、柳宗元一生到底读了多少书?

日期:2018年01月16日 20:25   来源:一点资讯·中国社科历史学   作者:刘黎平

  跟着韩愈、柳宗元读经典

  经验:买书不可不多看书不可不择

  咸丰九年,也就是公元1859年,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曾国藩在江西抚州写了一封家书给儿子曾纪泽,嘱咐他要用功读书,这封家书的主旨概括起来就是“买书不可不多,看书不可不择”,重点在择。读书要有所选择,所择之书必须是经典,能够对自己品德的养成,专业的培养,一生功业的铸造起到关键作用。为了增强择书的说服力,曾国藩举了两个例子,这俩人很有说服力,那就是唐朝的文学大家:韩愈和柳宗元。

  韩愈一生重点研读的书有哪些呢?据曾国藩的研究,有以下几种:“以韩退之为千古大儒,而自述其所服膺之书不过数种,曰《易》,曰《书》,曰《诗》,曰《春秋左传》,曰《庄子》,曰《离骚》,曰《史记》,曰相如、子云。”韩愈是千古大儒,不过他自述说一生奉行的经典就是《周易》《尚书》《诗经》《左氏春秋》《庄子》《离骚》《史记》以及司马相如、扬雄的文赋。如果将司马相如、扬雄的算在《昭明文选》里,算起来就是八种,真的不多。

  所谓的买书不可不多,那是因为要泛读广读;所谓的读书不可不择,那就是精读。读很多书,真的能树立你的世界观,形成你的文风。《周易》《诗经》《左氏春秋》应该是形成了韩愈的世界观,而《庄子》《离骚》《史记》以及司马相如、扬雄则形成了韩愈的文风。例如韩愈的《原道》,将儒家思想的来龙去脉、传承发展,讲得清晰透彻,这是他读儒家经典使然。而另一方面呢,他写的《送穷文》《毛颖传》,将抽象的贫穷具体为几个鬼怪,将毛笔化身为人,这又分明是庄子和屈原的文风。他写的唐朝名将张巡的传记《张中丞传后叙》,则有着《史记》的文风,尤其是南霁云突围求救,在宴会上不忍饮食、自断手指那一节,很有《史记·李将军列传》的悲壮之风。从韩愈的这些代表作来看,影响他一生的主要是这几部作品。

  而与韩愈同时代的柳宗元所熟读书目有哪些呢?“柳子厚自述其所得,正者曰《易》,曰《书》,曰《礼》,曰《春秋》,旁者曰《谷粱》,曰《孟》《荀》,曰《庄》《老》,曰《国语》,曰《离骚》,曰《史记》。”然后曾国藩感叹:“二公所读之书,皆不甚多”。

  和韩愈比起来,柳宗元熟读的经典相对广泛一点,儒家经典方面,多了《孟子》《礼记》《谷粱》。诸子百家方面,多了《荀子》《老子》,史书方面,多了一部《国语》。而比起韩愈来,少了《诗经》、司马相如和扬雄。这些经典对柳宗元文风的形成,也具有莫大的影响。柳宗元善于写寓言,例如《黔之驴》就有庄子的味道。柳宗元在说理以及制度史方面,更胜韩愈一筹,这和他熟悉《荀子》《孟子》《礼记》有很大的关系,他的《封建论》篇幅不长,却把周朝到唐朝的行政制度讲得极其通透,现在还受后人膜拜。

  曾国藩这番话,很得要点,将韩愈、柳宗元两位散文大家的看家本领摸得十分通透,对指导曾纪泽的读书具有很强的指导作用。

   

  效仿:四书五经之外熟读七种书

  曾国藩以韩愈、柳宗元的读书经历鼓励曾纪泽,其实也是鼓励自己。此时的曾国藩已经48岁,奔五的人了,虽然忙着跑军务,却还有一颗不息的读书之心,总想着熟读自己向往的经典,将自己的知识架构再整理一次,因此他给曾纪泽也讲了自己的读书计划。

  他心里是这么琢磨的,除了读应试教育的课本“四书五经”之外,他还喜欢读《庄子》《史记》《汉书》《韩愈文集》这四种。十多年以来,他一直想要“熟读精考”这四部书籍。熟读好理解,所谓“精考”就是要仔细研究考据,从中阐发出新的思想。这四种之外,曾国藩还罗列了《资治通鉴》《昭明文选》、姚鼐的《古文辞类纂》,“早岁笃志为学,恒思将此十余种书贯串精通。”

  然而,形势的发展比人预设的要快,总不能安静读书。“时事日艰,所志不克成就”,这和曹操也相似,曹操曾设想在郊外建一所“精舍”,读书二十年,结果还是未果。曾国藩想起这个就惭愧,“中夜思之,每用愧恨”,于是将这个愿望托付给曾纪泽,希望曾纪泽在熟读应试课本“四书五经”之外,将他罗列的这七种书“一一熟读而深深思之”,则他就“欢乐快慰,夜得甘寝,此外别无所求矣”。

  从曾国藩重点所读书目来看,“四书五经”已经涵括了韩愈、柳宗元的书目。《周易》《诗经》《尚书》《左氏春秋》《孟子》等都在其中,此外重合的还有《史记》《庄子》《昭明文选》,可见曾国藩的必读熟读书目,是建立在韩愈、柳宗元这两位大贤的基础上的。由此也可见中国古典文化、文学的发展脉络,一方面在日新月异地发展,另一方面却在秉承一些恒定的东西。

  体会:写作无捷径但许专耳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要读的书目当然不可能和韩愈、柳宗元一模一样,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前进,对人的要求也在改变,固守过去的读书课程,肯定行不通。但是,古人的读书方法和经典,还是可借鉴的,可传承的。

  用十多年的时间去熟读一部经典,作为最基本的知识储备、品德基础,这是古今相通的。例如《史记》,它在文史界的地位至今都很崇高,可谓无可匹敌,如果用十年时间去研读《史记》,哪怕是其中的二三十篇经典,反复琢磨,那么此人的文化功底和写作能力,也是相当可观的。用到现代经典和国外经典上也是如此,个人认为,除了熟悉的鲁迅、茅盾、郭沫若、冰心、徐志摩等辈,当年革命根据地的作家孙犁的作品,尤其是《白洋淀》一类,如果反复琢磨和推敲模仿,对于写作水平的提高,也可以说是立竿见影的。国外经典方面,哪怕是汉译本的“莎士比亚戏剧”,如果能熟悉其中的几部悲剧、戏剧,即使对于网络写作、新媒体写作,都会大有裨益,因为莎翁的笔法往往一针见血,叙述中见性情,见哲理,极其合适网络写作。

  学习韩愈、柳宗元专攻数本经典的读书方法,收益肯定大有,不妨试试。

【责任编辑:若尘】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