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历史

杨贵妃真的养猫吗?

日期:2018年01月13日 18:19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呼延云

  陈凯歌执导的《妖猫传》,笔者去电影院看了。散场时,坐在后排的一位男士跟身边的女朋友说:“电影都是骗人的,杨贵妃压根儿就没养过猫。”此话一出倒引起了笔者钩沉的兴致,回到家中翻阅了记载唐玄宗与杨贵妃各种逸闻故事的隋唐五代笔记,诸如《明皇杂录》、《开天传信记》、《开元天宝遗事》等等,确实没有发现杨贵妃养猫的任何记录,不过,史料未载不能成为彻底否定的证据,那么不妨从其他的角度,来分析一下杨贵妃养猫的可能性。

  壹

  吃掉鹦鹉的宫猫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中国人养育家猫的历史相当的“不久远”。

  明代大学者张岱在笔记《夜航船》中曾经这样写道:“猫,出西方天竺国,唐三藏携归护经,以防鼠啮,始遗种于中国。”也就是说猫是唐僧取经,回国的路上,怕老鼠把经书啃了,随身带了几只猫,这样才把猫引进了中国。这种说法当然有些极端,但著名民俗学者和动物学家、民国时曾经做过万牲园(北京动物园)园长的夏元瑜先生也认为,猫在中国很晚才变成家畜,“商周秦汉的铜器玉器,以至陶制殉葬的冥器全没猫形的,《三字经》上‘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可见家猫在家畜中毫无地位,更谈不到列入十二生肖中了,在地支中的地位竟连老鼠都比不上”。张岱亦举出证据:“《诗》有‘貓’,《礼记》‘迎貓’,皆非此猫也”。

  事实上直到唐代晚期,家中灭鼠也很少依靠猫。五代学者严子休在笔记《桂苑丛谈》中记载过唐僖宗末期的一件事,“广陵有穷丐人杜可均者,年四十余”,此人酒量极大,“每日常入酒肆,巡坐求饮,亦不见其醉”。有个姓乐的酒肆老板十分慷慨,经常招呼穷朋友来店中免费喝酒,有一天外面下着大雪,杜可均来了,见老乐正闷闷不乐,一打听才知道,有个客人寄存了一领昂贵的衣物,老乐将衣物放在仓库里,谁知竟被老鼠啃了,现在要作价赔给人家,而鼠患越来越严重,老乐却又找不出什么别的办法,唯恐家中财物会遭到更多损坏。杜可均说:“我早年间曾经学过一道辟鼠符,杜绝鼠患特别有效,只是不知道现在还能够灵验,现在不妨一试。”然后画符,做法焚之,“自此鼠踪遂绝”——由此可见,那时的人们对猫的灭鼠价值还知之甚少。

  不仅如此,有唐一代,猫的名声一直不咋地。比如唐高宗的宰相李义府“容貌温恭,而狡险忌刻”,当时的人们给他取外号叫“李猫”,形容他两面三刀,外表温顺而内心阴毒。还有五代学者孙光宪在笔记《北梦琐言》里记载,唐左军容使严遵美,在官场上遭受排挤和冷落,心情抑郁,有时就突然手舞足蹈起来,家中所养的猫居然开口说:“军容使失去常态,癫疯病发作了。”总之是各种的妖异。

  笔记如此,正史亦不例外,《旧唐书·后妃传》中记载:永徽六年十月,武则天废王皇后和萧淑妃为庶人,囚之别院。之后,武则天命人将她们二人勒死,萧淑妃临死前发下毒咒:“愿来世阿武变成老鼠,我变成猫,生生扼其喉!”武则天又恨又怕,从此下令宫中不许养猫。

  不过,这条禁令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遭到了淡化或废除,因为《旧唐书》的史料价值很高,真实可信,另外一部名叫《朝野佥载》的笔记同样具有很重要的史料价值,作者张鷟曾经在武则天当政时任御史。《朝野佥载》记载:“(武则天)调猫儿与鹦鹉同器食,命御史彭先觉监,遍示百官及天下考使。传看未遍,猫儿饥,遂咬杀鹦鹉以餐之,则天甚愧。武者国姓,殆不祥之征也。”大意是说武则天训练猫和鹦鹉一起吃饭,然后给百官看,寓意着萧淑妃即便真的化身为猫,也早已散尽戾气和仇怨,能够和“武”和平共处了,谁知表演到一半,猫儿大概没吃饱,一口把鹦鹉咬死当了点心……《资治通鉴》中记载此事发生在长寿元年(公元692年),距永徽六年(655年)过去了37年,这不仅预兆着“武氏”的不祥,还有萧淑妃的冤魂历37年而绝不谅解。

  贰

  睚眦必报的妖猫

  虽然猫“引进”中国的时间晚,又总带着那么一股子妖异的味道,但唐朝以后,养猫的人家确实是越来越多了,而“妖猫”的传说也一直没有断过。

  宋初学者徐铉在《稽神录》中记载过这样一则故事,建康(南京)有个人,养了一只猫,这猫“甚俊健”,主人非常喜欢它。这年的六月,猫突然死掉了,主人不忍将它抛弃或埋葬,“犹置坐侧”。没过几天,猫的尸体腐烂发臭,十分难闻。主人不得已,带它到了秦淮河边,扔进河水里,谁知猫一入水,居然活了,主人一看赶紧跳下河去救这只猫,竟然被淹死,而猫自己登上岸走了……这猫的灵异和冷血,闻之令人心寒。

  不仅如此,在古代笔记中,猫还代表着一种睚眦必报的恶毒。北宋学者刘斧在笔记《青琐高议》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叫朱沛的人,特别喜欢养鹁鸽,有一天,一只猫吃了他的鹁鸽,这朱沛平日里为人残暴,一怒之下,把猫捉住,切断了四只脚然后放掉,猫拖着断肢惨叫了好几天才死。没过几天,又有猫吃了他的鹁鸽,朱沛“又断其足”,前后杀了十几只猫。后来,朱沛的老婆“连产二子,俱无手足”。南宋学者洪迈《夷坚志》中也有关于猫的报应的记载:有个厨娘准备晚饭,把一块腊肉放在案板上,“为猫窃食”,厨娘遭主母责骂,心中很是生气,便想方设法逮住了那只馋猫,远远地往木柴堆里扔,本心并不想把它摔得多重,谁知积薪之上恰好竖着一个木头叉子,猫落下时肚子正插在叉子上,“签刺洞过肠胃流出”,惨叫了一夜死了……一年后,这个厨娘在晒被子的时候,失足摔倒,小腹插在了竹片上,“小腹穿破,洒血被体,次日即亡,殊似猫死时景象”。

  可能也就是与猫有关的灵异事件太多,在中国古代,猫在民间越来越成为一种“凶兆”,比如明代江盈科在《雪涛谈丛》中记载他家乡的民谚:“猪来穷来,狗来富来,猫来孝来。”听来极为可怖,以至于“猪猫二物,皆为人忌,有至必杀之”。《雅俗稽言》中更记为“猫儿来,带麻布”,又称“猫儿来耗家”,这种说法流行的原因是“家多鼠耗,故猫来捕之,因‘耗’误为‘孝’”。不过有学者认为,“猪来穷来,狗来富来,猫来孝(耗)来”这句话不是说征兆,而是根据已然发生的事情进行的总结:“穷则墙坍壁倒,猪自阑入之,富则庖厨狼藉,狗自赴之,开当铺则群鼠所聚,猫自共捕耳。”但到清代,据《浪迹丛谈》所记,福建一地已经有所谓“猫衰犬旺”的谚语,意思是养猫之家易衰败,养狗之家易兴旺。

  叁

  杀气十里的黑猫

  要说猫“作妖”作出一定水平的,要数清代学者潘纶恩在笔记《道听途说》中的一条记载,花堰有一家姓俞的,共有兄弟三人,家里很穷,老母亲长年没有自己的屋子,只能独居在阁楼上,“而年及古稀,衰病龙钟,起居不甚适”。俞老大心疼老娘,就提出和母亲换屋子住,老太太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了。

  俞老大上得阁楼来,一看眼前的景象,不觉得十分辛酸,阁楼上“无床榻,无茵褥,惟展败絮一裹,竹簟一张”,老太太原本就席地以寝,虽然上面搭着个帐子,也早已破烂不堪。俞老大和老婆收拾了一下,感到有些疲惫,就一起先躺在地上睡下了,谁知,第二天早晨两口子睁眼一看,“帐幄皆为火化,竹簟败絮,四周皆成灰烬”,只有他们躺的那块地方没有过火。“一家并骇,莫测所为”,更加糟糕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种种怪异,无片刻安帖”。

  俞家三兄弟请了一位和尚做法驱妖。“绘象数十轴布满一堂,自释迦、文殊以下,鬼卒鬼狱皆备”。僧人弄了一个大鼎,“炽炭其中,烈火熏灼……步步灌醋喷之,酸气四溢,扑鼻莫纳”。俞氏三兄弟各举着一个香炉,跟在僧人的后面。那僧人头戴毗卢帽,披着水田衣,手拿七星剑,口中喃喃有词,也不知道他念的是什么法咒,踏梯上了阁楼,“拨火醋频频加紧”,白烟四溢,酸气顿时充斥了整个阁楼,那阵势有点儿像被蚊子咬急了的人举着灭蚊剂在屋子里一顿狂喷,妖异终于被熏得受不了了,“忽空落中跃起一大猫,修尾蓬蓬,目光如炬,疾驶若飞,足不及地”,从只有二指宽的窗户缝里钻了出去,逃之夭夭。

  俞家三兄弟“俱谓猫鬼远遁,怪可从此绝矣”,谁知僧人前脚走,后脚那妖猫就回来了,“每日作恶,一如前状”。俞家三兄弟没办法,又去请僧人来伏妖,僧人摇摇头道:“不必了,那妖猫明年开春一定会离开。”俞家三兄弟不知何理,僧人说了一番很有哲理的话:“凡是人想久居某地,一定不会惹邻居讨厌,猫也是这样,憎恨你们越深,离开你们时越坚决,你们放心吧,那猫对你们骚扰得越重,越说明它失去耐心了。”

  “明年,怪果绝”。

  清代的妖猫如此,唐代的“妖猫”是真是假呢?笔者以为,从正史和野史中对武则天的记录来看,唐代宫中养猫应该已经形成风气,所以杨贵妃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猫把玩也未必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否会像《妖猫传》中那样抱着一只纯黑的小猫,就不好说了。

  纯黑的猫在文艺作品中往往作为一种法力强大,灵异指数极高的象征,中国古代也不例外,清代学者汤用中所著笔记《翼駉稗编》记载:金陵有个姓马的养有一只猫,“色纯黑,状极神骏而驯”。有一天有个蜀人路过他家门口,看到这只猫,立刻提出重金买之,姓马的不同意:“畜以自玩,不觅售也。”蜀客不停加钱,直加至百金,姓马的看他志在必得,只好同意了,成交之后,姓马的问:“猫已经归你了,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花这么多的钱买它?”蜀客说:“实不相瞒,这只猫乃是神物,所在之处,方圆十里之内所有的老鼠都会死光,我家是做纺织生意的,最怕老鼠咬,却偏偏遭遇鼠患,数年之中,大量的纺织品被咬烂,买了很多猫来对付,谁知竟一一被老鼠咬死,今天得到这只黑猫,带回蜀地,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姓马的半信半疑,掀开家中阁楼的木地板一看,“果有死鼠数斗,大者重二十斤”!

  由此推测,杨贵妃纵使真的养猫,恐怕也很难养黑猫吧。不过文艺作品,本来就不必为杜撰而穷究,毕竟比起那只小猫,《妖猫传》里杨贵妃的长相要奇葩得多。电影里的杨贵妃对李白说“大唐有你才是真的伟大”,而观众们对“混血杨贵妃”的包容才说明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文明与进步。(呼延云)

【责任编辑:若尘】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