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历史

宋官张方平买房为什么遭包公弹劾

日期:2017年12月18日 19:30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李开周

  宋仁宗嘉祐四年(1059年),大臣张方平在开封买房,结果遭到了包公的弹劾。

  人家买房而已,又不是贪污受贿,包公凭什么要去弹劾呢?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开封有一位富商刘保衡,承包了一座国有酒厂,本来想发大财来着,可是经营不善,倒闭了。拙著《吃一场有趣的宋朝饭局》说过,宋朝酒水专卖制度当中有一种酒曲专卖:民间可以酿酒出售,但是酿酒所用的酒曲必须从官方购买,这样才能保证政府从酿酒行业获得稳定并且丰厚的财政收入。刘保衡酿酒,用的正是官曲,他承包的酒厂赔了,欠官府的酒曲钱还没有结清。欠了多少呢?一百多万文,按购买力折合人民币大约八十多万元。

  八十多万元不算巨款,不过刘保衡已经破产,真的还不起这笔钱。官府天天派人上门催债,如果无法偿还,刘保衡就只能锒铛入狱了。幸亏他在开封有一处房产,可以卖了还债。大臣张方平听到消息,派人来跟刘保衡接洽,说要买他的房子。交易很快达成,那处房产以一百多万文的价格卖给了张方平,刘保衡就用这笔售房款还了官债,然后“净身出户”,离开了京城。

  刘保衡走了,刘保衡的姑妈突然去开封府告状,她说刘某卖掉的那所房子其实是刘家的共同财产,不经过她和其他族人的授权就出售,属于违法交易,应该追回。当时开封府的长官不是包公,是另外一位官员,这位官员经过查验,确认了刘保衡姑妈的说法。

  拙著《千年房市:古人安心成家方案》对宋朝房产交易制度有所考证:所有不动产买卖都要获得亲邻的首肯。比方说张三卖房给李四,仅有张三一个人的同意是不够的,还要征询张三邻居和亲戚的意见。如果邻居愿意按照市价购买,张三就要将房子优先出售给邻居;如果某个亲戚或者族人对房子的归属权提出异议,张三也必须拿出证据来应对,在产权异议没有完全化解的情况下,他与李四的交易就属于违法。

  现在刘保衡的姑妈提出了异议,开封府的官员也确认了异议——卖方刘保衡并不拥有所卖房屋的完全产权。那么交易无效,按照当时法令,买主张方平应该将房屋退还给刘氏亲族。他支付的房款该找谁讨还呢?当然是找刘保衡了。可是刘保衡已经跑路,就算没有跑路,也无力归还房款,张方平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他决定不退还房子。

  这个张方平可不简单,他当过开封府尹,当过御史中丞(相当于监察院院长),当过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刘保衡姑妈去开封府告状的时候,他正担任三司使,相当于财政部部长。论品级,他比开封府尹还要大一些,他坚决不退还房屋,开封府不敢拿他怎么样。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的主角包公该登场了。包公的品级不如张方平,但他耿直得很,眼里只有法令,没有上级,上级违法买房,他就出面弹劾。《续资治通鉴长编》第一百八十九卷收录了他弹劾张方平的奏章:“张方平身主大计,而乘势贱买所监临富民邸舍,无廉耻,不可处大位。”张方平身为“财政部部长”,居然仗着威权贱价购买辖下富民的房产,真是不要脸,没有资格继续担任高官。

  包公的弹劾击中张方平两条要害,一是“贱买”,二是“所监临”。

  宋代王禹偁《李氏园亭记》有云:“重城之中,双阙之下,尺地寸土,与金同价。”开封是北宋首都,商业繁荣,人口稠密,土地房屋昂贵至极。那位卖房的刘保衡既然曾为富商,其房屋自然不会简陋,一处并不简陋的住宅只卖一百多万文,谁会相信呢?若非还债心切,急于出手,那就是因为买主有权有势,不得不贱卖给他。一方贱卖,一方贱买,算不算变相受贿?当然算。

  为了减少官员在买房时变相受贿的可能,宋代朝廷屡颁禁令。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宋真宗诏令:现任近臣除所居外,无得于京师广置产业。尚未退休的大臣如果已经有了住宅,就不要在京城另买房屋了。嘉祐二年(1057年)宋仁宗诏令:“诸京朝官于监临去处辄置买田宅者,徒一年。”京官和朝官如果在各自管辖区域内买房买地,判处一年徒刑。

  宋代官员按级别可分三种,最低级是选人,中级为京官,最高级为朝官。张方平身为“财政部部长”,属于朝官,也就是高级文官,他的管辖区域包括京城,他在京城买房其实是违反了皇帝禁令。

  包公奏章甚短,但直指张方平受贿与违反皇帝禁令,而且违反的还是在任皇帝宋仁宗的禁令。仁宗皇帝接到奏章,很快撤了张方平的职。

  早在宋仁宗庆历四年(1044年),包公还弹劾过一个买房的官员——淮南转运使魏兼。魏兼执掌淮南财政,辖区大略相当于今天江苏、安徽与豫南等地,他被包公弹劾,是因为两项罪名:“在任日于部内置买物业,并剩量过职田斛斗等罪犯奏案。(《孝肃包公奏议·请法外断魏兼》)”第一,魏兼在任期间购买辖区内的不动产,违反了中高级官员不得在辖地买房的禁令;第二,朝廷为地方官划拨耕地,供其出租以贴补薪金,魏兼为了多得耕地,偷偷将测量用具的尺寸改大了,靠这种卑劣手段占朝廷便宜。

  宋朝皇帝优待臣子,大臣无论犯下多么大的罪行,只要不是谋反,就不会判处死刑,甚至连徒刑都不判,一般都是罚金和降级,最多流放而已。假如再赶上太后过生日、皇后生儿子、皇帝祭祀天地与列祖列宗等喜事,朝廷照例大赦天下,犯了罪的大臣又会被优先赦免,流放改成降级,降级改成罚金,罚金改成不予处分。包公认为魏兼这样的大臣过于无耻,“乞不从原减之例”,不应该被赦免,请求仁宗重重处罚。

  张方平买房被包公弹劾,魏兼买房被包公弹劾,那包公本人有没有因为买房被弹劾过呢?我遍查《宋史》《宋会要辑稿》《续资治通鉴长编》,以及与包公有交集的当朝大佬奏议,没有找到一条这样的记载。是的,包公居官清廉,性格耿直,严守朝廷法令,像他这种嫉恶如仇、喜欢弹劾的官员,肯定不会冒着被别人弹劾的风险在任职所在地买房置业。

  总的来看,包公那个时代的官场风气还算清正,大臣还算守规矩。与包公同一年考中进士的宰相韩琦说过:“自来政府臣僚,在京僦官私舍宇居止,比比皆是。(《安阳集》卷六)”朝中大臣一般不买房,在京城租房居住的比比皆是。南宋哲学家朱熹也说:“且如祖宗朝,百官都无屋住,虽宰执亦是赁屋,自神宗置东西府,宰相方有第。(《朱子语类》卷一百二十七)”太祖太宗在位之时,百官都没有住宅,连宰相都在租房,自从神宗皇帝在皇城之内专门给大臣建造东府与西府以后,宰相才分到了房子。

  查《宋会要辑稿》,东府与西府建成于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而包公死于1062年,没有机会分房。既不分房,又不让买房,那么包公在开封做官时,很可能是在租房住。当然,他担任开封府尹时例外——府尹可以携家带口住进府衙的后院,无需租房。

【责任编辑:若尘】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