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历史

900多年前何重要事件的发生 导致南方经济反超北方

日期:2017年09月13日 20:02   来源:凤凰历史   作者:凤凰号·最爱历史

   

  《清明上河图》(局部)是北宋北方繁华的例证 资料图

  原题:王安石与司马光的PK,本质上是南北方人观念的对决

  最爱君谈论这个话题绝不是空穴来风。

  最近好几波谈论中国南北差异的话题,都很娱乐化。要么北方人见到南方大蟑螂然后惊呆了,要么南方人看到北方人上菜市场然后惊呆了。

  这些见诸习俗、风物、个性的表象,之所以一次次上了热搜榜,无不证明和强化了南北方的界(对)限(立)。

  这条分界线就是秦岭—淮河。它虽然是依据自然地理条件划分的,但却相对精确地表达了南北差异。它是中国旱作、水田分界线,也是亚热带与暖温带分界线。1月平均气温0℃等温线几乎与它重合。

  但是,这些“惊呆了”在最爱君看来,都很廉价。被娱乐化的南北差异除了让人很肤浅地笑一下,你还指望从中获得什么真知灼见吗?相反,一些严肃的话题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却被忽略了。

  比如,同样基于这条分界线而存在的南北经济差异问题。

  中国历史基本是从中原所在的北方开始书写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用两个字就可以写完南方——蛮夷。有意思的是,到后来,谈起经济和社会发展,南方已有十足的底气反过来鄙视北方。

  一直到现在,北方多数地方还活在“我们祖上阔得很”的余荫里,而更加务实的南方则吹响了新一轮的发展号角,意欲进一步扩大对北方的经济领先优势。

  这就让我们更有理由正视历史:从什么时候开始,北方经济就被南方追上并反超呢?原因又在哪里?

  1

  中国古代经济重心的南移是一个重大的历史课题。1950年代,史学家张家驹写过一本书,专门谈这个问题。后来不时还有人研究这个课题,但几乎没有什么系统性的成果出现。

  这不奇怪,因为没有新意嘛。一提经济重心南移,就是北方经济如何破坏凋敝,南方经济如何强势崛起,此消彼长,南方就超越北方了,论证完毕。

  真实的历史并非如此线性。

  最爱君先来驳斥两种谬论:

  第一,很多人引用明人于慎行的话说:“三代以前,江北繁盛,江南旷阔。汉晋以下,江南富实,江北凋敝。盖由三国五胡之乱,兵害战争多在江北。”中心思想是,战乱导致了北方经济的衰落。事实果真如此吗?

  第二,还有人认为,春秋战国时期以楚文化为代表的南方经济不弱于北方,隋唐以降南方经济更不逊色于北方,故历史上并不存在经济重心南移一事。这种观点很标新立异,但这是真的吗?

  至少在司马迁生活的西汉时期,北方“关中之地,于天下三分之一,而人众不过什三,然量其富,什居其六”,而南方仍然地广人稀,火耕水耨,生产力落后得很,跟北方不在一个层次上。   

  东晋政权建立和唐代安史之乱,相隔400多年,但都是南北经济实力此消彼长的两个重要节点。这足以说明,战乱频仍的北方,经济实力并未衰退到完全不堪的境地,相比南方,仍然优势明显。

  这也不奇怪。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经济是有弹性的,只要伸张有度,不可能一下断裂。

  唐代的全国经济重心在河北一带,属“极富之地”。北宋年间,河北一带经历与契丹的多次战争,经济却未一蹶不振,仍保持领先优势。河北产的绢等纺织品无论质量还是价格,都是全国最高的。

  靖康末年,金人向北宋索取绢1000万匹,皆取自内库,其中一些来自两浙地区的绢,遭到了金人赤裸裸的嫌弃。他们嫌浙绢轻疏而退回,所收几乎全是河北精绢。可见,河北经济发展质量之高,江南地区远不能望其项背,连少数民族政权都很懂。

  陕西同样如此,自古就是富庶之地。入宋以后,在宝元年间(1038—1040)大规模的宋夏战争爆发之前,据苏轼说,是“中户不可以亩计,而计以顷;上户不可以顷计,而计以赋。耕于野者,不愿为公侯;藏于农家者,多于府库也”。这是典型的藏富于民有没有?

  其实,南北方的纳税数据最能说明北宋时期,北方经济仍优于南方。

  当时,南方田地多出北方一倍多,人口多出北方两倍多,而负担的税额仅为北方的80%左右。即便是南方最富裕的四个省份,税额也都大大低于河北、陕西。北方的财政负担比南方沉重得多。

  经济越发达,税负就越重。这几乎是古代中国征税的通则。就跟明清两代重重剥削江南一样,北宋重重剥削北方,这就能看出其时北方经济发展程度高于南方。

  2

  是的,战争可以一时摧毁一个地区的繁荣,却无法一世消灭这个地区的发达。

  只要假以稍微稳定的局面,这些原本繁荣发达的地方就表现出它们的潜在优势,在战后迅速修复经济,实现强力反弹。

  从东汉到北宋,北方经常在战乱与和平的循环中守护它的经济优势,而相对安稳的南方则默默扮演了追赶的角色。

  打个不算恰当的比方,那时的北方有点像现在的欧洲,经济烂熟,发展缓慢,但瘦死的骆驼总比马大;南方则有点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基础薄弱,百废待兴,发展势头迅猛,但毕竟块头还小,想要超英超美还需时日。

  北方经济衰落的根本原因,不在于战争的破坏,而在于环境的破坏。

  尽管出现过手工业的精品,但无可否认,农业是北方经济长期碾压南方的杀手锏。战国时代成书的《禹贡》将全国土地分为三等九级,其中黄河中、下游地区和淮河流域土质最为膏腴,南方的荆、扬二州最为贫瘠。

  土质的沃与瘠,决定了当时农业生产水平的先进与落后。

  秦汉时期,农业的精耕区仍在黄河中、下游地区和淮河流域。这一带是帝国的粮仓。

  就粮食亩产而言,以粟米为例,北方到唐代已臻顶点,此后宋至清均未达到唐代的水平。原因主要是,北方对农业的过度倚重,导致过度开发,严重破坏了植被与环境,最后遭到了大自然的报复。

  北方发展得早,在存量可耕田地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北方人不放过任何一块可耕种的地方。数百年来的滥垦滥伐,严重破坏了黄土高原植被。自唐以降,陕北黄土高原上水、旱、风、雹横行肆虐。此时,正是关中、中原贫民源源不断涌入陕北黄土高原辛劳垦荒之日。

  人祸招致天灾,进而影响农业生产与经济良性发展。这是一个人与自然互相伤害的故事。

  历史时期黄河中下游地区的水资源曾相当丰富,湖泊众多,星罗棋布,后因气候变迁及农业开发,水体大量减少,湖泊不断消亡。宋代以后,这一地区的湖泊急剧减少,农田灌溉都成问题,北方的农业优势便日渐难以为继。

  这很大程度上也是黄河水患造成的恶果。黄河中游的水土流失不仅使中游地区的耕地面积日渐减少,而且使下游形成举世罕见的地上悬河,易溢、易决、易徙。自西汉到民国,黄河决口超过1100次,平均不到两年就来一次,其中唐代以后决口更频繁。再好的农业基础,也经不起这么高频率的摧残。

  相较之下,南方发展得晚,长期未开发,则反而获得了后发优势。至少在自然环境这一块,受到的破坏没有老农业区黄河流域那么深重,其受到的自然报复程度也就没有北方那么严重。

  随着北人南迁,兴修水利,改良农具,增施肥料,精耕细作,成为南方农业发展的新趋势。农业在南方驶入了发展快车道。

  南北方的农业发展道路差异,决定了二者的后劲截然不同。如果要给天灾找人为因素,那么,这无疑与历代统治者在南北方推行的不同政策密切相关。   

  北方长期作为政治重心,在传统的耕战政策指导下,发展农业的目的是养兵立军,且赋税往往征之过甚,这就导致了必须竭尽全力向土地索取粮食,以毁坏天然植被、放弃多种经营为代价的单一粮食生产方式由此确立。南方经济则一般是因地制宜发展起来的,人为干扰较少,统治者的征调也多折为钱绢,相对自由的市场经济由此产生。

  3

  南方最终依靠商品经济实现了弯道超车,整体碾压北方。打个比方,北方一直是计划经济的执行者与受益者,南方则宣告了市场经济的胜利。

  传统中国,士农工商,阶层井然。这套秩序,北方人贯彻得很到位。北方人骨子里是重农轻商的,当人口增多,土地减少时,他们会通过走西北、闯关东等开荒种植的方式拓展生存空间,而不会在经济形态的多样性上下工夫。

  南方人灵活、务实得多,他们从来没有囿于稼穑一行,以赢利为目的的种植业在南方备受青睐。南方人不以“仁义”与否来评判你是君子还是小人,而是以会不会赚钱、能不能赚钱来判断一个人的贤与不肖。工、商两业,尤其是商业利润高,越来越受到南方人的推重。至迟到唐初,商业在南方已有凌驾于诸业之上的趋势。

  顾炎武说,苏州地区“农事之获,利倍而劳最,愚懦之民为之;工之获,利二而劳多,雕朽之民为之;商贾之获,利三而劳轻,心计之民为之;贩盐之获,利五而无劳,豪滑之民为之”。可见,在南方,聪明人都奔着高利润的商业去了。

  宋代的商业繁荣,南方比北方突出。南方拥有许多北方没有的经济作物,它们的商品率大大高于粮食作物,茶叶是显著的例子。宋代每年投放市场的茶叶总值达100万贯,仅此一项,就让北方相形见绌。北宋的工商税收中,盐、茶、银、铜占了很大的比重。不好意思,这四项产品大部分或全部都出自南方。

  长江在宋代开始发挥出交通大动脉的效益,干流及支流沿岸城市不仅数目超过黄河,繁荣程度也凌驾其上。此时,东南沿海对外贸易港口的繁盛,也是古代丝绸之路从陆路转向海路的写照。

  经济发展的结果,就是士人参与政治话语权的加重。南方士人在唐宋之际历次改革运动中的作用一次比一次大,反过来印证了经济重心逐步南移的趋势。

  唐中叶的永贞革新,领袖王叔之、王伾分别是南方的越州和抚州人。改革很快失败,表明江南地主的政治力量还不够强大。到了唐末五代,南方政治势力急剧膨胀。入宋以后,范仲淹、欧阳修、蔡襄、杜衍、余靖这些名臣,都是南方人。

  最典型的是王安石变法,参与的大都是南方人,其核心人物主要是江西、福建士人。这表明江南经济文化的发达不仅限于三吴及少数沿江平原,而是深入到了长江中下游以南的广大地区。

  有意思的是,王安石为首的变法派提出的改革措施均有利于商品经济发展,司马光为首的守旧派则继续轻视工商业。两者针锋相对,恰是南北方人对工商业态度的一个缩影。

  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南宋定都杭州,南方在历史上首次集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于一体。中国经济重心的南移自此完成。

  以后南北两方虽有明清长达数百年的稳定发展期,但北方经济再也无法走出南方的阴影,直到今天。

  总之,北方经济的衰落,属于“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南方经济的崛起,以及反超北方经济,则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责任编辑:若尘】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