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图1.png
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报道

潜逃16年成寺庙住持:一名杀人疑犯的双面人生

日期:2018年02月06日 09:53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2017年12月29日6时,天还没亮,江苏省宿迁市洋河镇的一处小区内弥漫着大雾。在雾中,来自广东的刑警与当地民警已经守候了一夜,他们的目标是这栋二层小楼的男主人,一个潜逃了16年的杀人案主要嫌犯,同时也是一座寺庙的住持。

  当警方进入房内上到二楼,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广州市番禺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队长白正东(化名)一眼就认出了他,立即将其制伏、上拷。

  “杨xx,是你吗?”一名警官问。

  “是是是。”被制伏的男子连忙回道。

  “你叫什么名字?真名!”白正东又问了一次。

  这名男子注视着警方出示的证件,声音颤抖地说出了三个字,“力天佑。”

  杀人潜逃

  时间回到2002年1月7日早上,广东省番禺警方接到一位群众报案,说前一天晚上自己和朋友卢某(男)出去吃宵夜,第二天卢某没回来,也联系不到他人,怀疑失踪。

  随后警方经过调查,了解到前一晚卢某曾和翁某(女)在一起,而事后翁某也失踪了。循着这条线索警方来到翁某租住的小区楼下,发现了卢某的面包车。上到五楼进入翁某的出租屋后,民警在卧室发现了卢某的尸体。

  一位民警回忆,当时卢某跪趴在床上,手被绑在身后,脚上也被捆住,嘴里塞了袜子,眼睛用胶布封住,脖子上也被勒住。用的材料有毛巾、电线、煤气塑胶管道。

  白正东介绍,“从作案手法上来说,这么处理一个人肯定是活不了的,可以说手段残忍。”经法医鉴定,卢某的死因是机械性窒息。

  警方立即展开调查,很快就锁定了四名嫌疑人,分别是租客翁某、翁某的男友力天佑、力天佑的外甥耿某、力天佑的表弟胡某。

  其中,耿某于2002年2月在江苏宿迁被抓获;翁某于2002年4月在广西被抓获;胡某不久后也在江苏通州落网,最后只剩下在逃的力天佑。

  据胡某和耿某交代,77年出生的力天佑在中专毕业后来到广州打工,从事保健按摩行业。没多久19岁的耿某和25岁的胡某也投奔力天佑来到广州。

  翁某有一天告诉力天佑,有个姓卢的男人正在追求自己,这引发了力天佑的不满。同时他听闻,卢某是某工程的项目经理,手上有点小钱,于是叫了胡某和耿某想着“教训”一下卢某。

  当晚,三人利用翁某将卢某引诱到出租屋内,等卢某进门后,藏匿在屋内的三人上前合力将卢某推倒在床上,一顿拳打脚踢后把他绑了起来。力天佑从卢某身上搜出两台手机和一个钱包,将其中一台手机给了耿某,又给了胡某一千元,随后四人逃离现场。

  事后力天佑在接受审讯时表示,“就打了两下子,他喝醉酒了,觉得打没意思,就没打了”。他不承认有抢劫行为。

  翁某、胡某和耿某在被抓获后,很快交代了犯罪事实。此后翁某被判处无期徒刑,胡某和耿某被判处死缓,目前三人正在服刑。

  而主犯力天佑仍潜逃在外。警方对他可能出现的地点进行布控,每年春节都前往力天佑老家守候。一场长达16年的追捕就此展开。

  “遁”入佛门

  离开广州后,力天佑曾逃至广东韶关、云南等地,当时他身上带有几千块钱,在2002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他从不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也不会长时间待在同一个地方。直到2004年,力天佑逃到南京,他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又不敢去打工,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伪装成佛门中人,躲进寺庙之中。

  警方介绍,力天佑早在广州打工时身边有一些信佛的人,他在耳濡目染之下对佛教有了肤浅的认识,偶尔能说上一两句关于佛家的理论;而佛门有一个说法叫“挂单”,凡是佛门中人,僧人或者居士(在家信道的人),只要路过寺庙都可以在里面歇脚、用斋、投宿。

  利用这点,他伪装成信佛之人,舍弃了“力天佑”的名字,自称姓杨。

  在当时,由于力天佑没有身份证,无法登记获得戒牒(受戒僧尼证明自己的凭证),他只能不停地辗转在各地的寺庙,以挂单的方式躲藏其中。平日里他打坐听经,帮着打扫卫生。可一旦听到什么风声或被人识破,他就会立即转移。

  同年,力天佑来到南京的一座寺庙,被当时的住持收为弟子,以杨某的身份剃度皈依。师傅给他取了一个法号,“开勇”。

  力天佑化身成为释开勇后,依靠寺庙和住持的名气,慢慢有了自己的人际圈和信徒。一段时间后,他又感觉有警察在追他,于是辗转去了陕西,同样还是躲藏在寺庙里。

  广州警方调查发现,2010年,力天佑曾前往江西一座寺庙,用自己亲弟弟的身份证登记,试图获得戒牒。但工作人员看了眼身份证后发现不是他本人,便拒绝了他的请求。

  2011年,力天佑在他人的帮助下,通过不法手段办理了一张户籍为河北吴桥的身份证,获得了第二个身份“杨某”。之后他以杨某的名义在河南某寺庙获得了戒牒,正式成为一名宗教人士。

  从这时开始,力天佑成了杨某,杨某成了开勇法师。以这个身份为庇护,他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段人生。

  在力天佑逃亡的这些年里,番禺市成了番禺区,办案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对他的追捕仍在继续。

  出人意料的是,力天佑在获得第二个身份后把户口从河北吴桥迁回了宿迁——并非原籍宿城区,而是36公里之外的泗阳县。这一下就扰乱了民警的调查方向,“如果他在河北挂了个空户,没有亲属关系,我们是可以查到的。但回到原籍附近,这就不好查了。”

  一转身,十年已逝。

 

 力天佑的“扑克牌通缉令”。图片来源:@广州公安

  开勇住持

  2012年4月,广州警方向社会发布“扑克牌通缉令”,力天佑被列为“红桃5”。

  通缉照里的力天佑面庞棱角分明,五官清秀,发型整齐时髦,颇像一位港台明星,白正东形容他是个“靓仔”。但当他2011年逃亡到宿迁的时候,穿着灰扑扑的僧服,身形瘦削。

  “他(力天佑)去理仁镇(的寺庙),没人要,去穿城镇也没人要,三庄乡也没人要,后来一个姓崔的居士把他从泗阳带到我这。”生活在泗阳一个村子里的居士李增平说,正是他把x寺的负责人转给了力天佑。

  据当地人介绍,x寺历史悠久,毁于文革时期,原址早被夷为平地,盖上了房子住上了村民,周边是大片的麦田。

  今年79岁的李增平大约从2000年开始筹划重建x寺,“我盖庙想教育民众,叫人做好事。”由于年事已高,加上患有肺气肿,李增平说话很吃力。他的呼吸声沉重而又迂缓,但只要一提起寺庙,就有说不完的话。

  他回忆,为了拿到宗教场所登记证,前后跑了三四年。“当时手里一分钱没有,我一个人出去化缘,有人笑话我,说小老头子能把庙盖起来吗?”

  李增平在镇上有着不错的声望,几年下来筹集了十多万元,他在寺庙原址对面100米处买泥填平洼地,再用约一年时间盖了一间大殿、七间边屋。

  2008年10月16日,x寺重建完成。李增平和周边的居士“请”了三尊七寸佛进来,他们在寺中护法(看管寺庙)。

  然而一座庙里光有居士不行,还得有和尚。李增平说,x寺重建后先后来过三波和尚,都是待了个把月后就离开,因为x寺的条件太过简陋,没有僧人愿意留下担当住持,直到力天佑出现。

  他回忆,2012年的一天,一个叫“开勇”的和尚来到庙上,说想留下当住持。“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眨眼睛,讲一句话眨好几十下”,初次见面,这个细节给李增平留下深刻印象。现在他回想起来,觉得“开勇”(力天佑)可能在随机应变,“在想怎么回答你。”

  当时李增平琢磨,之前盖庙的账还有4万块没还上,自己也70多岁了,没力气再出去化缘,于是他跟力天佑商量,“我这里差了四万款钱的账,你承不承担?你要承担我就收留你,你不承担我就不收留你。”

  力天佑一口就答应下来。

  当晚,李增平致电泗阳县佛教协会,“会长,开勇这个人能不能收下来?他现在在我庙里。”会长表示第二天把人带过来看看。第二天,李增平带着开勇去了,开勇把证件出示给佛教协会,会长看了也没说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向泗阳县佛教协会一位陈姓会长核实此事,他说并非如此,当时开勇在宿迁、泗洪、泗阳三地都挂过单,跟着周边一些寺庙的住持修行过,市、县两级佛协领导也带着他一起参加过法会,大家对他都不陌生。陈会长说,“当时开勇来的时候,身份证、戒牒都有,我们查过也都是真的。”但他也有怀疑,“身份证上写的是河北人,他的口音是本地的。但只要身份证是真的,我们就以这个为准。”

  随后县佛协答应让开勇在x寺挂单三个月进行考察,最后考察结果没有问题,开勇于2012年年底成了x寺的住持。

  

力天佑的身份证和戒牒。广州番禺警方视频截图

  修庙获赞誉

  x寺位置偏僻,除了当地人很少有人知道,至今在网络地图上也搜索不到。

  在经历了八九年四处躲藏、担惊受怕的生活后,力天佑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想”的藏身之处,他是庙里唯一的和尚。

  广东警方审讯得知,力天佑在刚去庙里的时候,没钱没吃的,只能靠附近村民接济。有次他拿浆糊糊墙纸的时候,饿得实在没办法,就直接咽下浆糊。“为了逃命,这种苦他也吃过。只要远离人群,外人发现他的信息就少了。”白正东说。

  在当地,力天佑很注重维护与附近村民的关系。

  x寺南面一个村民老丁说,开勇来的时候约三十多岁,很瘦,对附近村民很客气。“我们种地从他门前经过,他都拿水果给我们吃。”老丁说,自己没事就进去庙里玩,周围的孩子一到周末也去玩,“小孩去他都喜欢的要命。”

  老丁不信佛,但自从村里有了一个庙后,只要家里孩子打工回来了就会去放个鞭炮,烧个香,五十一百元的“供奉”一下,图个吉利。

  

信徒朋友圈里的力天佑。广州番禺警方供图

  另一位村民老杨和他的爱人都信佛,早年他们也赞助过李增平盖庙。老杨在小镇街上开了家五金店,他经常看到开勇和尚到街上买日用品、买空调电器,后来还看到他骑了辆电动车上街。

  老杨爱抽烟,有次开勇来店里,见到老杨抽烟就劝他,“不要抽烟老杨,抽烟对身体不好。”等第二次又看到老杨抽烟,开勇说,“你又抽了,不能抽,一定要克服,对身体对环境都不好。买点瓜子吃吃不好吗,你现在这么大岁数了。”

  老杨一边回忆力天佑说过的话,一边学着他的样子,假装往旁边躲避烟味。“他会跟我讲一些佛法上的东西,也不跟我扯农村上杂七杂八的事。”老杨说,没人跟他说话时,他的嘴里就念念有词,但不发出声音。

  力天佑还跟老杨提起过自己师傅,说当时在南京一个庙里,师傅告诉自己,你要苦修、要建庙,要给自己求佛报,平时打坐苦练。

  广州警方介绍,力天佑当上住持后,去寺里烧香的人慢慢多了起来。香火钱少的给100、200,多的给500、1000,甚至有人给过上百万。附近有公司开业,也会请他去讲佛讲经,还有来自西藏的歌手给他唱歌。

  “2014到2016这三年是他最辉煌的时候,江苏各地、上海他都去过,甚至还坐飞机到过云南,全国各地的名刹都没少跑。”白正东说。

  老丁也看到过,有人专门从南京开车过来,钱都是一叠一叠的给。

  有了钱,力天佑开始着手扩建寺庙。

  他从附近村民手上买来地,把西边的七间屋子,对称着在东边再建一排,还盖了四座角楼;后大殿重新装修,又加盖一座前大殿。原本五亩三分大的寺庙,现在占地八亩。

  力天佑跟老丁说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特意买来一口大钟,当时老丁帮他想了办法运进寺庙。“有六公分厚,一米二宽,是泗阳县最大的钟。”老丁说。

  力天佑事后声称,修缮x寺前后花费大约有1000万左右。

  因为修庙有功,力天佑受到泗阳僧俗两界的赞誉,在当地佛教界渐渐有了声望,被县宗教局推举为县佛协副秘书长。

  原本低调行事的他也开始公开参加佛教协会的活动,只是每次拍集体照时都不愿意以正脸示人,实在不得已,也是低头不看镜头。

  南京一座寺庙的住持曾和开勇打过交道,他回忆初次见面的印象,“个头一米七以上,脸略黑,宽圆型,穿着一身灰色的僧家小短褂,相状威严。”

  他说,开会的时候,开勇一般坐前三排,不爱说话,很少与人打招呼。开光法会的时候,他也常带几个居士坐着一辆小面包车来,捐了功德款就匆匆地离去。

  “我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他讲经办道如理如法,讲的都是佛教经典、做人的道理,对当地的一些歪门邪道大力地批判。”这位住持说。

  x寺一景。沈文迪 图

  “这个和尚不是一个好和尚”

  对于开勇修庙,李增平评价他“的确有本事”,不仅在短时间内填上了欠账,还募集到那么多钱重修寺庙。

  但好景不长,两人在寺庙出售佛香的质量和价钱上产生了分歧。李增平回忆,当时开勇冲着自己说,“庙上的事情不要你管!”

  李增平听了心里不是滋味,“这才几天,就翻脸不认人了?”但他的儿子和身边的居士都劝他,既然把法人都交出去了,庙上的事情就别管了,在家念念经、养养身体吧。

  可李增平气不过。他开始注意开勇的行踪,“没两个月,10天里有3到5天,(开勇)吃完晚饭就出去了,游乐去了。”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当时给开勇护法的一位刘姓居士的验证。

  刘居士早年间跟随李增平一同看庙护法,后来开勇来了,他就给开勇护法,每天烧饭、打扫、接待香客。

  他回忆说,开勇经常下午三点就出去,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回来。问他去干嘛了,他说去讲经,刘居士就纳闷了,说哪有人凌晨讲经的?开勇听了这话很不高兴,说你还管到我头上来了?后来刘居士发现,开勇破了色戒。

  即使长期跟开勇相处,刘居士对他的底细仍了解甚少,“他从来不说自己是哪里人,家乡是哪,问他也不说。问他姓什么,他说姓释。”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开勇的口音就是本地方言,和他们说的没什么差别。但因为他是住持师傅,也不好怀疑他。

  但李增平对开勇起了疑心。

  他回忆,自己每次“请”佛像到庙里,都要举行开光仪式,邀请四面八方的法师居士前来参加法会。后来开勇也请过不少次大佛回来,但没见过他开过光。

  还有一件事让李增平耿耿于怀:开勇当了住持后,把寺里的功德碑给挪了出去。这块功德碑是当初李增平建庙的时候立下的,上面刻着每个捐款、捐地的人的名字。

  为此李增平去泗阳佛教协会告过三次状,协会只能从中调解。陈会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李增平的确和开勇有过矛盾,但都是个人感情上的问题,后来开勇慢慢把寺庙扩建,两个人之间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陈会长说,当时协会对开勇的表现是认可的,没发现什么问题。在接受警方审讯时,力天佑称自己打工时候学过一点针灸按摩,所以在做了x寺的住持后,他经常给附近的村民看看小病。

  但不管是李增平、刘居士还是附近的村民,都表示没见过他推拿针灸。就连与开勇来往颇多的老杨也没听过他会针灸。不过受访人都提到,会推拿针灸的是一个叫老岳的人。

  “老岳就是一个跑江湖的,70多岁,会点针灸推拿,早在开勇来之前他帮着看庙,也不要钱,就给他一个住的地方,没多久就走了。”

  李增平说,曾经有佛教协会的人前来调解,对他说,老李啊,好好护法。但李增平性格倔强、脾气暴躁,他当着开勇的面说:这个和尚不是好和尚,我不愿意给他护法。

  如今,李增平已经三年没去庙里了。他在自己家里设了佛堂,经常有居士到他家里坐一坐,大家一起拜拜佛,不再过问庙上的那些事。

  最后的逃亡

  在力天佑成为开勇住持的这几年里,他在佛教界风生水起,不仅把寺庙扩建修缮,还发展了众多信徒,收了几个徒弟。但在现实生活中,他极少公开露面,坐出租车也会把遮光板放下,以免被监控拍到。

  广州警方发现,力天佑在“漂白”成杨某后,曾查过与自己相关的信息。

  他自己只用最低端的手机,且不允许寺内的信徒使用手机,一旦发现就会没收,不从者还会对其进行打骂。

  “他跟外界切断了任何的联系,只靠信徒来获取消息,这样外界也就无法联系到他。”白正东评价力天佑,“情商、智商都很高。”

  2016年9月,警方通过大数据对比,发现力天佑和杨某两人契合度较高,于是立即赶往泗阳进行调查。

  到当地后,警方发现力天佑的反侦察能力极强,对陌生人来访十分警惕,他尤其让身边的居士留意操着广东口音的人。来人都被要求登记身份证,如果有外人来找他,他一概不见。

  期间一些信徒察觉到他的异样,力天佑就绕着弯子对他们说,有坏人混进了佛教圈要来害师傅,你们是师傅的弟子和护法,要保护师傅。

  警方的侦查惊动了力天佑,他发现异样后不辞而别,从寺庙里逃了出去。

  这一逃,也从侧面印证杨某很可能就是警方追捕多年的力天佑。通过调取开勇仅有的几张照片比对,警方确定,“就是他。”

  据参与追逃的宿迁市洋河镇民警,力天佑逃出寺庙后,和一名女信徒开着面包车来到了宿迁市沭阳县,在沭阳取出大约150万现金,随后开始在周边物色住处。

  他们在洋河镇看中了一处小区,里面的住宅都是没有房产证、未经登记的小产权房。

  2017年1月,力天佑花27万买下了一幢200平方米的二层小楼,随后又花24万买了辆白色奥迪轿车,均为现金交易。买了房子之后他没有立即住进去,而是请人来装修,前后又花了十多万。

  装修花了大约三个月,这期间他把面包车停在一处偏僻的地方,吃住全在车里,靠着女信徒的接济勉强度日。

  洋河民警介绍,力天佑买的这栋房子位于郊区,位置尽管偏僻但交通便利,三面有路,出门右拐往前不超过500米就上了徐淮公路。

  从外观上看,力天佑的小楼明显装修得要比隔壁豪华。他自己从不出门,捂得严严实实的窗户没见打开过。隔壁邻居知道里面住了一男一女,但从没见男人出来过。

  在力天佑又一次潜逃后,广州警方加大了搜查力度,经宿迁警方协助,很快锁定力天佑藏身的小区。

  

力天佑在洋河镇家中的卧室。宿迁洋河镇警方供图

  大雾中的抓捕

  2017年12月28日,广州番禺和宿迁洋河警方来到目标小区,准备最后收网。

  当天下午4时开始,警方开始布置人手。但没想到傍晚时分开始下雾,入夜后,雾越来越大,能见度不足五米,温度也跌破零℃。

  大雾中为确保没有进出人员遗漏,警员们下车蹲守。广州过来的刑警由于不适应苏北的寒冷,一个个被冻得瑟瑟发抖。

  蹲守一直持续到29日凌晨,此时仍是大雾茫茫。6点多,在确定了力天佑的所在位置后,警方决定主动攻进去。他们一盏一盏打开一楼的灯后,一辆白色电动车进入白正东的视线,“这是女信徒的车”,他再往鞋柜那一看,一双僧鞋,“八九不离十了”。

  在对一楼进行简单勘查后,警方上到二楼。刚走到一半,力天佑穿着睡衣从二楼一个房间走出来。相比于照片,他的外貌变化很大,但白正东通过他的面部特征认出了他,大喊一声“力天佑!”力天佑随即将双手握拳举在空中,“你们带我走吧,终于解脱了。”民警立即上前控制住了他,给他戴上手铐。

  60万现金。宿迁洋河镇警方供图

  随后民警在力天佑出来的那个房间的沙发上,找到一个装有60万现金的背包。一旁的桌子上摞了张椅子,抬头往上看,是一个开了一条缝的天窗。细细一看,卡住这个天窗的是一沓十万元的现金。

  白正东发现,椅子上留有脚印,“这说明力天佑当时还是想逃。”一位身高183公分的民警站上椅子测试了下,抬手的确可以够到边缘,但天窗开得太小,无法轻易将其推开。

  天窗下夹着10万元现金。广州番禺警方供图

  当天警方除了成功抓捕力天佑,还带回了力天佑的女信徒。这位女信徒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力天佑的真名,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跑。

  她向警方表示,当时力天佑听到楼下有动静,就想从天窗逃跑。她问道,师傅你走了我怎么办?力天佑听到后犹豫了一下,没能走成。

  这位女信徒向警方承认,自己和师傅(力天佑)破过色戒。

  至此,一桩故意杀人案的主犯、“红桃5”通缉犯力天佑在逃亡了16年后,于宿迁洋河镇落网。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这天早晚会来”

  落网时,力天佑留着短发,双手始终揣在胸前,脸上没什么表情。比起通缉扑克上的照片,他看起来胖了很多。由于长期打坐,他上下身的比例看起来不太协调,走起路来晃晃悠悠。

  在押解回广州的路上,白正东不时会跟他对话,“他愿意聊佛,但聊起案子,就支支吾吾起来”——“那个时候,就那样”,白正东学着他的样子说。

  押解之前,宿迁洋河镇的民警也审讯过力天佑,一位民警记得,力天佑说话的时候很淡定,语气缓和,始终保持一个节奏。没人跟他讲话的时候,他嘴里念念有词,也不发出声音。手指拨动着,但其实手里没有佛珠。“(力天佑)跟其他的重刑犯不一样,没有说那种忐忑。有的人会问,自己大概被判多少年。力某一点也不关心,好像很不在乎。他只会跟你讲因果报应,知道这天早晚会来。”

  “我知道总有一天会(伏法),内心想自首,勇气不够”,力天佑说。

  他最后一处藏身点所在的洋河镇,距他的老家不到10公里,开车只需十多分钟。宿迁警方曾多次上门调查,发现力天佑的主要关系是他的弟弟,多年来两人没有联系,家里也知道他犯了事。

  据力天佑供述,他知道各地公安机关都在盯着自己,因此多年来从不与家里联系。逃亡十六载,虽然老家近在咫尺,可如今他连父母是否健在都不清楚,想问又不敢去问。

  当结束审讯核对笔录签字时,力天佑拿着笔对着姓名一栏,手悬在空中静止不动。民警注意到了这一个细节,提醒他写“力天佑”。他这才恍过神来,一笔一划地写下这个名字。

  力天佑签字。广州番禺警方视频截图

  力天佑被捕后,x寺里来了新的住持。

  寺庙坐落在田埂之上,整个寺院黄墙朱瓦,呈规则四边形,占地八亩。南面有三道朱漆木门,门前是平整的水泥路,一块三米长两米高的玉石正对着山门,玉石上刻有《般若波若密多心经》。

  三三两两的居士在院子里干活,一位僧尼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庙里僧人居士加起来三十多人,每天打坐修行,住持师傅晚上给大家讲经。

  提起力天佑,这位僧尼表示,这是他自己犯下的错误,与寺庙无关。寺里还是要有人,佛法还是要振兴。

  如今每天下午四点多,寺庙都会闭门谢客。透过还未完全闭合的大门,僧众们排列成队,围着一棵枯树快步转圈,为一会的打坐修行做准备。随着木门慢慢关上,寺庙又恢复了宁静,周遭只剩下鸟鸣犬吠之声。不一会,寺里便传来了诵经念佛的声音。

  x寺。 沈文迪 图

  (除力天佑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作者:澎湃新闻 沈文迪

【责任编辑:梓桐】

辽宁反邪教

正道说

凯风网
中国反邪教网
反邪教资源库
东北新闻网
莫邪网
钱江潮
北疆风韵
京都之声
翼风网
蜀风网
海河网
山东反邪教
赣韵网
粤正风清网
丝路清风
云南风
汾河网
魅力成都网
晨风网
大美黑龙江
福建海丝网
海尚网
江淮家园
凯风河南网
九凤网
洞庭云帆网
桂风网
正风网
最美山城
黔风网
新陕网
飞天阳光网
青海凯风网
塞上清风
塞北风
亮剑网
司南网
湛露
岳麓红枫
华锐网
楚凤清音
晋风网
昆仑剑
雁塔晨钟
椰风网
新疆反邪教网
巴渝风
青岛正气网
泰山正气网
华亭风
启正网
反邪在线
天鉴网
邪教受害者之家
丹顶鹤之声
人本网
郑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辽ICP备1700564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